一张议论如何应对跨国型企业管理者的非议?(图)

资讯 6个月前 manoon
0

中时网记者冉学东、实习记者王永飞北京报道

所谓流行是非,这句话用在全球最大的虚拟资产交易所币安,再贴切不过了。因为近年来,随着币安财务状况的不断好转,它大举通过收购扩张抢占市场,在市场上引起了一些热议,甚至有不少批评者。

如何回应这样的讨论,正考验着这家迅速扩张、快速成长的跨国企业的管理者们的智慧。

那些批评

近日,一封关于币安创始人兼CEO赵长鹏发给内部员工的邮件在网上流传。邮件内容显示,中国竞争对手正试图攻击币安,包括DDos攻击、组织假抗议、使用假新闻、报警等。报案抹黑币安等方法。他们认为这会伤害我们,他们认为我们在中国没有牢固的政府关系,但他们都错了。我们不会主动攻击他人,但会采取防御措施,包括防御性攻击。

有网友在网上讽刺道,“币安是在暗示它和中国政府关系很好吗?中国不是禁止开放交易所吗?” 事实上,作为一家公司,精力应该主要花在企业管理、产品开发和客户上。在服务方面,政府关系不是主要业务。币安在用户和市场上都有很大优势,专注技术是币安的基因。这一直是市场认可的。

此外,如何与竞争对手进行沟通和交流,也是企业管理的问题。不要对市场上的某些讨论随意下结论,应该持积极的态度。

2020年,关于币安的热议不绝于耳:5月写字楼维权事件,收购CMC后排名上升至第一,另外两家交易所也被称为“国内三大交易所”排名靠后的议论纷纷,给出的理由也难以说服大众。CMC数据的真实性也受到质疑;币安也在 3 月份深陷 steem 丑闻,引爆了挪用用户资产进行投资;它于今年年初推出。女团的运作让投资人反感;安全问题也参差不齐,发生了三起大规模黑客窃取事件;就连线上币安宝也因为年收入高而受到质疑。

上述发给公司内部员工的邮件最后说:“他们提出的问题我们都会解决,你们不用太担心。”

不过,对于这封信的真实性,本报记者也得到了币安的证实。

币安扩张

赵长鹏曾公开表示,每年将有25%的利润用于扩张和收购。对于25%的数据,何毅解释说:“25%的数据是公司严格的财务计算和规划,对于CMC的收购也是如此。”

一张议论如何应对跨国型企业管理者的非议?(图)

2020年,Binance对CMC的收购估计耗资4亿美元(由于CMC与Binance签署了保密协议,此数据未公布),引起业界关注。根据上述数据,即使币安下半年不收购,币安的年利润也至少要达到16亿美元才能满足这一要求。根据Binance的白皮书,Binance每季度花费20%的净利润来销毁平台代币BNB。今年 4 月 18 日,3,373,988 个 BNB 被烧毁。看BNB销毁11次,这是最大的一次,这也说明了币安的财务信心。根据 4 月 18 日 BNB 的平均价格为 16.10 美元,燃烧的价值约为 5432 万美元。在反向计算中,

2019年,币安进行了9次全资收购,投资了21家行业公司,投资了59家开发商。除了在 2020 年投资 CMC 之外,它还投资了印度尼西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6月20日,本报记者采访了业内杰出的分析师Acon。他告诉我们的记者:“币安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币安生态系统。币安不再只是一个交易平台。他们拥有全球影响力。寻求合规监管、占领全球市场的步伐加快。Binance是三大交易所中的最新条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币安在世界上拥有最高的影响力。”

Acon继续说道:“由于比特币减半且币圈未处于牛市,Binance的盈利数据相当抢眼。币安的财报数据可以通过链上钱包验证,大概率不会出现上市公司。像瑞幸的财务造假一样,不会出现非上市公司不透明的财务报告。然而,随着币安业务版图的快速扩张,其打造开放平台的雄心无疑显露无遗。币安的投资领域几乎涵盖。区块链领域的各个行业,从媒体平台到数据网站、公链、研究、慈善事业,都有币安的影子。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透明的财务报告,投资者也会担心。

除了以上Acon提到的业务拓展,记者了解到,币安也在交易领域持续深耕。从币安官网看,币安的衍生品业务(永续合约、交割合约、杠杆代币)和金融服务(包括借贷交易、币安宝持仓返利、币安卡、币安矿池等)正在逐步拓展业务。

在交易领域,币安的专业性是值得肯定的。本报记者获悉币安宝,赵长鹏近日在推特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一名20岁青年因投资Robinhood而自杀身亡的评论。他说,Binance 是第一个提倡“负责任的交易”的加密货币。交流之一。币安在之前的一篇博文中也提到,币安已经开发了一些程序来提醒用户并防止用户可能出现的冲动行为。如果用户在币安遭受重大或持续的损失,币安将继续提醒交易所涉及的风险,并鼓励用户停止交易活动。

另一个声音

作为业内三大交易所,币安此前的形象相当正面。很多人评价币安“技术难”、“值得信赖”等。但今年,币安的评论往往有些相反。

一张议论如何应对跨国型企业管理者的非议?(图)

一位币安用户告诉本报记者:“币安CEO赵长鹏一直专注于技术,感觉他是一个很踏实的老板。我能感觉到他在推特上与用户交流时很真诚,遇到问题我们不会推卸责任积极解决问题的作风让我们相当安心,币安在业内投资者中的口碑一直都非常高,但是过去一年的一些操作,让一些用户逐渐对币安失去了信任。今年的“STEEMIT事件是币安失去很多忠实用户的原因之一。关闭用户的提现功能对STEEM链的软分叉进行投票,实在是损害了它的声誉。”

另一位关注币安的比特币投资者表示:“币安是今年101的热点。它成立了所谓的“Binance Girl Group”进行营销。这就像一家严肃的公司。这个女团的成员有漂亮的噱头,却在很多群里发布侮辱性的话语来和群里的人交流。币安一度被诟病为币圈“高层俱乐部”的称号。这不是人们之前想到的专业交流。这在任何行业中也是令人反感的。从传统行业来看,币圈确实“不正经”。

在全球范围内,今年 4 月 3 日,纽约南区法院收到了针对币安等交易所的集体诉讼。据相关负责律师介绍,本案被受理的可能性很大,可能会给涉案企业造成相当大的损失。

币安作为业内知名的顶级交易所,其全球化和合规意识值得称道,其打造开放生态的愿景也值得尊敬币安宝,但如何保持声誉也是一门大学问。这也是一个“巨人”。企业社会责任。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11-25 1:56:46。
转载请注明:一张议论如何应对跨国型企业管理者的非议?(图)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