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熄火”比特币中国新闻周刊(图)历史

资讯 8个月前 manoon
0

中国“扑出”比特币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陈维山

在今年 4 月达到历史最高点后,比特币的价格一路暴跌。5月中下旬中国加码调控政策无疑是诱因之一。

5月18日起,我国密集发布加密货币监管政策: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建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报告平台;同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员会要求严厉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坚决防止个人风险向社会领域传导;5月26日,内蒙古发改委出台了严厉打击和惩治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八项措施征求意见。

从2013年比特币交易仍被视为普通人可以自由参与的商品交易行为,到2017年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退出,到对挖矿行为的明确打击,我国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政策处于最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严格。鉴于中国玩家在加密货币世界的影响力,中国监管机构的每一个声明都将直接反映比特币价值的大幅波动。

中国监管动摇比特币价格

“比特币的价格就像一张孩子的脸。每当它发生变化时,它往往会起起落落。” 一位比特币“矿场”的前所有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矿场”在2020年疫情爆发前亏本关停,当时比特币价格徘徊在7000美元或8000美元,他也错过了去年年中开始的比特币行情.

到 2020 年底,比特币的价格已经接近 3 万美元。这种趋势将持续到 2021 年,直到 4 月 14 日达到历史最高价 64,863 美元。

“为了应对疫情影响,央行不得不采取一些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市场流动性充裕。同时,宽松的资金让部分机构对法币贬值产生担忧。” ,所以他们转向了一些避险产品。认识到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并将它们作为一种可投资资产进行分配。” 在向记者解释比特币为何迎来一波行情时,一位币圈资深人士认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国外机构,尤其是华尔街机构加持的趋势很明显。”在研究报告中,加密货币也将被列为可投资资产类别,同时将为客户提供与加密货币资产相关的服务。”

不仅有投资加密货币的机构,还有像特斯拉这样的公司。特斯拉在 2021 年第一季度的利润达到 4. 38 亿美元,其中近四分之一来自比特币交易。根据其财报,特斯拉在今年第一季度购买了价值 15 亿美元的比特币,并出售了其中的一部分以赚取 1. 1 亿美元的利润。

特斯拉的“炒币”背后是马斯克平台的加密货币。“今年推动加密货币热情的另一个原因是,像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这样的商业领袖很容易扰乱货币的价值。” 前述加密货币老手表示,除了上述原因,技术演进也提供了底层支持。“这一轮市场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是去中心化的DeFi生态系统的爆发,它催生了许多类似于传统金融机构的功能和平台。”

在他看来,这三个因素的影响还在持续。“特别是从最近一段时间来看,机构可能不会退出市场,因为有大量币的链上地址还在增持,甚至有人认为一些机构是通过讨价还价的方式进入市场的。 ”

然而,马斯克的短期影响削弱了加密货币的影响。5 月 12 日,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质疑比特币挖矿和交易产生的过度碳排放,并宣布特斯拉暂停比特币支付。受此影响,比特币当天跌幅超过10%,一路下跌至4.9万美元左右。

一位资深加密货币分析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以来,比特币的价格呈上涨趋势,甚至出现了一些过热的情绪。后期调整了无意义的动物币甚至空气币。有必要,价格确实存在泡沫。”

上述资深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就在马斯克质疑一周后,即 5 月 19 日,比特币迎来了“震荡幅度足以跻身历史前十”的跌幅。5月19日,比特币直接冲破4万美元大关,甚至逼近3万美元大关,单日最大跌幅30%,最终跌幅收窄,但也突破了13%。其他类型的加密货币也不能幸免。据比特币之家网站统计,各大交易所24小时内清算总额为70美元0.060亿美元,约460亿元人民币,创造了加密货币的历史。单日最大清算记录。

5 月底,比特币的价格与今年达到的历史高位相比几乎“减半”。“最近下降的原因一定是中国最新的监管政策。世界上对加密货币影响最大的两个国家是中国和美国,中国的政策绝对至关重要。” 前述币圈资深人士说。

中国“熄火”比特币中国新闻周刊(图)历史

可以禁止“挖矿”吗?

“可以说是彻底的禁止了。” 中国银保监会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理事长陈伟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应该是几乎没有人再投资,而且跌幅巨大。从价格上看,一定是卖的比买的多,不然怎么会跌这么多。” 一位比特币持有者告诉记者。

“事实上,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在三年多前就被禁止了,目前国内还没有交易所。” 陈伟刚说。他所指的禁令是指央行等七部委于2017年9月4日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其中明确禁止虚拟货币交易。

大约一年后,即2018年7月,央行透露,搜索上市的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以人民币交易的比特币已从全球 90% 以上的份额下降到不到 1%。,据信已经避免了虚拟货币泡沫。

“9·4禁令”后,国内加密货币交易所纷纷将服务器移至海外,监管部门继续封杀“出海”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截至2018年5月,包括火币、币安等在内的110个平台交易网站已被屏蔽。

虽然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国内已不复存在,相关网站被屏蔽,但币圈玩家并未停止交易。

中国“熄火”比特币中国新闻周刊(图)历史

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在中国交易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主要有两种方式。地下银行交易。

“比如,一家地下钱庄在中国和美国注册了两家公司,利用美国公司购买比特币,然后国内公司收到钱。” 他向记者解释说,这种资本流动已经变得更加规范。严格来说,“以前支付交易往往是以商业支付的名义进行的,现在这种支付交易还需要充分的证明,比如买卖合同等,以确保存在真实的商业交易,否则就无法实现“虽然不能完全杜绝,但通过这种交易方式变得越来越困难,对投机资金的监管已经与反洗钱一样对待。”

交易已经转入地下,这次监管加码。无论是三大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还是金融委员会的声明,交易环节依然遵循“9月4日禁令”的要求。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金融委员会明确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什么用比特币交易平台,“先挖矿再交易,也可以看出这次监管是针对挖矿的。”

从当地监管部门的反应来看也是如此。内蒙古于5月26日首次出台细则。 自治区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坚决打击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八项措施中,打击范围包括重大挖矿业务。数据中心、云计算公司、电信公司、互联网公司、网吧等,以及为矿业公司提供站点和电力支持的实体,以及从事挖矿活动的公司和相关人员,按照《守信黑名单》的规定,将其列入失信黑名单。相关规定。内蒙古打压矿业从3月开始。当时宣布将彻底清理和关闭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有矿主也告诉记者,“其实关矿的要求一直都是有要求的,不要太当真。” 但这一次,监管声明显然更加严格。虽然其他地方还没有像内蒙古那样出台细则,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联系到的多家矿场表示,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的挖矿已经暂停。只保留消耗较少能源的FIL挖矿项目,矿机正在转移到海外。“传输速度没那么快。很快,该公司之前没有海外业务。”

火星云矿还宣布,为遵守相关部门的监管精神,经过慎重研究和决定,火星云矿的部分矿机将转移到哈萨克斯坦矿山。相关矿机将于5月23日关闭,预计过渡期为3-4周,北京时间5月26日20:00起,中国大陆地区IP访问将被封锁。

“国内挖矿目前还很难完全禁止,这次主要针对企业挖矿活动,可以通过收支方面的财务审计来控制,比如企业挖矿最终会体现在收入和利润升值上。”如果获得了挖矿,就不能让公司进入账户,这样就可以阻止公司的挖矿活动。” 陈伟刚表示,部分个人购买矿机进行挖矿,特别是在一些水电丰富的地区,如何堵住挖矿,还有待下一步观察。“但相当于砍掉了大户。虽然剩下的小户数量很多,但总量并不大。”

中国“熄火”比特币中国新闻周刊(图)历史

监管缺口带来挑战

“这轮国内调控政策可能更多是基于降低能耗的考虑。” 上述高级加密货币分析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全球比特币算力分布中,中国以65.08%的算力占据绝对第一,远超仅7.24%的美国排名第二. 相比。具体到中国,算力分布排名前四的省区均位于西部:新疆、四川、内蒙古、云南,新疆占比超过35%。

这背后是大量的功耗。根据剑桥大学另类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指数,估计到 5 月底,挖矿的年耗电量约为 115.54 TWh。直观地说,它每年占全球用电量 5. 54 TWh。@0.53%。如果对比其他国家的用电量,你会发现它位于阿联酋之后,荷兰之前,世界排名第33位。

除了碳足迹过高之外,如何监管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作为投资产品,甚至是否可以视为投资产品,也是近期各国监管声明关注的焦点。

“有人混淆了这两个概念。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不是非法货币。货币必须由国家主权来保证。从货币形态的演变也可以看出,金银币等贵金属货币变成了纸币货币和数字货币。货币本身的价值一直在下降,但现在人们在猜测比特币本身的价值。” 陈伟刚认为,比特币甚至不是投资产品,只能算是一种“炒作”。'郁金香',无论如何你仍然可以看到一束花什么用比特币交易平台,现在比特币是空气,什么都没有。”

在 5 月发布的《金融稳定评论》中,欧洲央行还将加密货币价格的炒作比作“郁金香狂热”,提醒其风险和投机属性。5月19日,在比特币价值大幅波动之际,欧洲央行副行长金多斯直言,比特币是一种基本面非常脆弱的资产,波动性很大。加密资产不应被视为“真正的投资”,因为很难辨别其潜在价值。但 Jindos 也表示,加密货币资产市场的波动不会对整体金融稳定构成风险。

中国“熄火”比特币中国新闻周刊(图)历史

近期海外监管确实在收紧,但更侧重于监管加密货币交易,防范风险,避免逃税等违法行为。例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 Gary Gensler 在 5 月 26 日参加国会听证会时指出,加密资产本质上既是商品又是证券,有必要加强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投资者可以享受证券交易。与目标相同的保护。美国政府最近还提出,超过 10,000 美元的加密货币转移必须向美国税务机关报告。

5月2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建议在香港经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必须获得香港市场监管机构的许可,即“持牌经营”,只能向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

“海外监管部门一直在加强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今年有Coinbase等交易所上市。Coinbase的运作相当保守,比如不会向散户开放杠杆交易工具,只会向机构开放。” 前述资深加密货币分析师表示,“由于监管,交易所的运作相对规范,机构也信任交易所,形成良性循环。大多数华尔街机构都会在像Coinbase这样的交易所投放大量资金。不是一些小的,疯狂的交流。”

他认为,“国外的监管态度确实越来越严格,但没有中国那么严格。国内监管并未选择逐步规范加密货币交易,而是在某种程度上将其关闭,以“一刀切”。

事实上,2013年,央行等五部委就发布了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在澄清比特币不是非法货币的同时,他们表示,“比特币交易是互联网上的一种商品交易行为,普通人对此负有责任。在有风险的前提下有参与的自由”。不过,此后监管范围逐渐收紧,以散户投资者为主体的国内投资结构可能是原因之一。

“加密货币交易不应该鼓励个人参与,因为波动性很大,投资加密货币的认知要求非常高。” 一位“币圈”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全球有十多家公司。建立加密货币ETF基金,机构投资应该成为主流。

陈伟刚也认为,国外的比特币交易更多的是一些机构和财团之间的博弈,但在中国,散户投资是主要的。“和之前的P2P一样,其实在英国、美国等国家出现的时间比在中国要早,但是在中国巅峰时期参与P2P的人群范围很广。这次比特币的炒作。国外没有什么可以存在的。这意味着在中国有一个合理的存在。”

“实际上,如果所有交易所都被屏蔽,或者国内外监管存在差距,也会给监管带来挑战,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在相关网站上注册一个账户,生成的代码就是比特币收款账户,完全匿名,无法追踪,但因为有后续交易环节,交易所也有可能追踪到持有人的信息,在这种情况下,交易所可以充当监管的“线人”。一位“币圈”资深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据他了解,一些交易所虽然不能在国内运营,但仍与国内监管部门密切合作,愿意向政府提供信息。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11-01 18:57:56。
转载请注明:中国“熄火”比特币中国新闻周刊(图)历史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