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比特币引入人们视野

资讯 8个月前 manoon
0

今年5月,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攻击者声称,为了解锁受病毒控制的计算机,需要支付相当于 300 至 600 美元比特币。因此,这种病毒被一些媒体称为“比特币病毒”。

这一事件再次将比特币带入了人们的视野。“犯罪分子还希望拥有一种不通过任何国家机构的非常安全和方便的交易工具。” 财经专栏作家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比特币因其匿名性和难以追溯性而受到黑客的“青睐”。

2009 年 1 月 3 日,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币被开采出来。这种由代号为“中本聪”的人设计的数字货币正式诞生。今年年初,比特币刚刚过了八岁生日。

八年来,比特币从最初的小众产品不断发展,形成了从生产、交易到应用的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有人认为它可以解决当前社会在通货膨胀等诸多领域的缺陷,“让人类社会更美好”。

也有人认为,比特币不具备成为货币的本质属性,存在潜在风险和核心缺陷。法律没有跟上其“野蛮生长”的步伐。这是一个尚未完全建立秩序的“灰色”新世界。

挖矿”比特币

一年前,30出头的东北男人王军(化名)向相恋多年的女友求婚。他用一种不寻常的浪漫方式,将“你愿意嫁给我吗?(你愿意嫁给我吗?)”的求婚方式刻在比特币区块链上。

王军在一家比特币创业公司负责挖矿业务。他管理着公司在四川、新疆等地的四五个矿场,保证矿场的正常运营,持续稳定地开采比特币。

与大多数货币不同,比特币具有“去中心化”的特点。它不依赖于央行等货币机构的发行。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特定的 64 位操作获得它。简单来说,“挖矿”就像是用电脑解决一个复杂的数学问题。每得到一个合格的答案,比特币网络就会新生成一定数量的比特币作为奖励。

普通计算机不足以支持这种高强度的计算。取而代之的是使用具有惊人计算能力的特殊计算机(即矿机)。谁拥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即计算能力),就有可能获得更多的比特币。

根据中本聪的设计,比特币总量固定在 2100 万以内。计算难度会不断上升,奖励会不断减少,“就像挖金矿一样”,王军说。因此,获得比特币的过程被形象地称为“挖矿”,而挖矿的参与者就是“矿工”。

每次开采比特币时,矿工都可以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记录他们想写的内容。王军的同事经常玩这种搞笑的把戏。他们写过诗和歌,写过搞笑的段落,甚至还有《三体》里的“我们过着幸福的生活”。王俊的求婚也因此而完成。

王军表示,目前世界上的矿机每秒可以完成240万亿次计算,相当于一个方圆5公里的岛屿上的沙子总量,而且还在不断上升。王军的算力约占全网算力的6%。也就是说,在比特币网络上每产生 100 个新的比特币,其中大约有 6 个是由他们的公司开采的。

外国记者曾到过他们在四川康定的矿山。视频中,一万多台矿机整齐地摆放在堆叠的钢架上,发出巨大的噪音。随着机器风扇的转动,光影在矿井中流动。当灯光变暗时,机器发出微弱的绿光,就像狼的眼睛。

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比特币引入人们视野

维持矿机持续高速计算,需要大量电力。为了降低成本,该矿主要寻找更便宜的电力。

王军的公司在四川找到了大渡河,并与分散在该地区的当地小水电站签订合同,利用丰富而廉价的水电进行开采。当冬季旱季电价上涨时,公司将矿机搬迁到新疆,换上当地更便宜的火电,明年汛期再搬回四川,“像候鸟一样” .”

王军公司的矿场现在一天可以挖100个左右的比特币。截至发稿,一枚比特币价值约17000元人民币。王军表示,以人民币计算,他们去年的挖矿利润率超过200%。以前没有那么多人挖矿的时候,这个数字会更高。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矿山都能赚钱。一位矿工曾发帖讲述自己悲惨的过去:能不能买到便宜的电,能不能维持矿机稳定运行,能不能找到租金合适的场地,都影响到矿场的运营成本。如果厄运赶上币价下跌,赔钱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根据2014-2016年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目前全球超过75%的算力集中在中国。本报告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与火币网联合发布。

据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矿山每小时耗电量超过60万度电,每年耗电量超过52亿度电。有人质疑矿机常年高速高速消耗大量电力,却产生了“一种虚幻的东西”,是一种资源浪费。

但王军否认有“耗电”之说。王军表示,2015年中国弃电500亿千瓦时,西藏、四川矿山解决了大量当地弃水停电问题。“当场解决,兑换成比特币,甚至还省了铺设电网的钱。”

在比特币公司创始人李刚(化名)眼中,比特币就像一个大规模的去中心化社会实验。他相信比特币可以让整个政府变得更小更清洁。“比特币系统透明可追溯,贪官不敢收钱。”

比特币专栏作家李健告诉记者,与世界各国银行系统或支付系统的转账成本相比,比特币的能耗并不大。

在币圈,税收问题也比较敏感。由于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矿场不需要为大量“昂贵”的比特币纳税。李刚坦言,目前税务部门只能对矿机、电力等其他生产资料征税,对生产的比特币没有相关规定。

“中国阿姨”接管

王军表示,没有专业的矿机,几乎不可能挖出比特币。各大专业矿山竞相升级硬件,就像超级大国之间的军备竞赛。因此,绝大多数后来者只能通过交易获得比特币。

据统计,目前全球有数十个活跃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中国的交易量超过全球总交易量的60%,在某些时期甚至超过90%。在一个比特币论坛上,一位网友自豪地宣称比特币在中国人手中。

根据《2014-2016年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目前国内三大交易所OKCoin、火币、BTCC正在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登录比特币交易平台,用户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买卖比特币,但过程可能比较血腥。这是一个市场每天 365 天、每天 24 小时开放的世界,而且没有价格限制。

除了交易所,还有人通过场外交易购买比特币,类似于找人“买”比特币。

在央行监管之前,许多比特币交易平台也提供不同倍数杠杆交易。国内火币网站最高杠杆5倍,而BTCC(比特币中国)达到20倍。

2013年11月,商人杨平(化名)在BTCC以接近7000元的价格购买了第一枚比特币。当时正是比特币最后一轮暴涨,媒体讽刺“中国大妈”入市接盘,交易市场如火如荼。

财经专栏作家肖雷告诉记者,受外汇市场管制、中国股市疲软、房地产市场限购等因素影响,可供投资者选择的品种和渠道其实并不多。在这种情况下,比特币可以在网上买卖,价格就会上涨。极具吸引力的新兴投资产品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肖雷表示,比特币的整个流通不需要中央银行、商业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整个发行是有限的,不会带来通货膨胀。这些概念对许多投资者来说非常重要。诱人。

每一次暴涨,各大交易平台都会迎来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某比特币交易平台营销总监吴星告诉记者,仅去年11月,单个比特币的价格就上涨了近1000元,新增用户数同比增长10倍。

在杨平首次购买比特币仅三个月后,2013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比特币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货币。,并严格限制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提供比特币相关服务。

比特币一听声音,暴跌,从8000元高位跌至2000多元,杨平被卡住了。但他并没有抛售比特币交易量,而是不断的补仓,接连补足几十万。目前他持有500多个币,按目前市值计算,利润超过600万。

不是每个人都有杨平的实力和运气。中学物理老师陈胜(化名)将他的比特币交易历史称为“倒霉的一日游”。

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比特币引入人们视野

2017年1月5日凌晨,比特币突破8000元的历史高位。陈升下定决心要买3件。没想到,第二天比特币迅速跌破6000元。

陈胜赶紧止损,把三个都卖了,亏了6000多块钱:“花钱买课,以后再也不去尝试不懂的投资渠道了。”

陈升遭遇的价格下跌,是因为央行宣布他已经会见了比特币平台的负责人。目前,比特币价格的涨跌没有规律性,受国家政策和政府态度影响较大。

肖雷告诉记者比特币交易量,比特币价格的大起大落在所难免,因为全球市场对比特币的发展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有些人坚信比特币会成为一种非常有价值和稀缺的资产,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比特币只是一轮。炒作最终将是一场打鼓和撒花的游戏。“这使得比特币非常容易受到市场信心的影响。遇到好消息时会迅速上涨,遇到坏消息时会急剧下跌。”

有人投资有人质疑

区块链数据查询网站趣快网创始人张健对比特币产业链做了一个粗略的总结。除了挖矿和交易,还有矿机生产、比特币钱包、支付、媒体等。

他在书中提到,中国的“南瓜张”是专业矿机时代的开拓者。这位本名张南庚的工程师,在2011年下半年推出了第一代FPGA矿机;2013年1月,他推出了第一台更强大的ASIC矿机Avalon。

蚂蚁矿机现在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其制造商“比特大陆”也是一家中国公司。

比特币诞生之初,很多持币者没有预料到未来的价值,丢币的故事比比皆是。挖硬币很容易的时候,李刚在他的笔记本电脑里囤积了大约 8000 个硬币。后来电脑丢了。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格,亏损高达1亿。

一种存储比特币的钱包服务应运而生。目前,有网页钱包、桌面钱包、硬件钱包等多种钱包软件,已经成为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

比特币领域的媒体也层出不穷。这些媒体专注于报道行业信息和普及比特币相关知识。中文网站“巴比特”成立于2011年,是目前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比特币媒体。它的收入来源是该行业公司的广告

云币网CTO老毛曾在网络直播中表示,在比特币行业,所有有技术的人都可能找到致富的机会。做牛仔裤的人,开餐馆的人,盖房子的人,做帆布的人都赚钱。”

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比特币引入人们视野

他提到了一个门槛较低的业务——“搬砖”,即跨市场对冲套利。由于市场热情不同,交易条件不同,国内外各个市场的货币价格可能会有所不同。搬砖就是在低价市场买入比特币,然后在高价市场卖出,做点差。

老毛透露,一个国内搬砖团队一年可以创收千万。

直播中,一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向老猫询问了自己的未来。这位“导师”一口气算了很多“金块”——比特币量化交易工具、套利工具、交易平台自动交易工具、显卡和矿机优化程序、用户对接工具、爬虫工具……

杨平拥有一家游戏研发公司。他告诉记者,他正准备开发一款基于挖矿原理的比特币相关游戏,展示挖矿发展的历史,矿机的升级,还原挖矿的过程。如果可能,他也希望用户可以使用比特币购买游戏。

闪电是专业的比特币推广者。2016年,他关于比特币的文章引起了内部人士的注意,给了他一笔钱,希望他能从事全职推广工作。

闪电在微博、知乎、豆瓣等平台发表文章,各地举办免费讲座,微信群直播。公众号几乎每天都在更新...

至于推广效果,闪电坦言自己并不乐观:“没人需要我推广。”

他的语气很沮丧,说大多数人对比特币有偏见,认为这不是一件好事,把他当作传销骗子,甚至他的家人都认为他是“怪物”。经过长时间的交锋,他已经“放弃抵抗”,不再解释。

这种“偏见”并非没有道理。之前很多次,比特币作为破坏者闯入公众视野。它曾经是非法网站上用于购买毒品和枪支的通用货币。它是地下钱庄用来洗钱和隐藏财产的新工具。也曾多次引发公众对“庞氏骗局”和“金字塔骗局”的质疑。

王军说,曾经有一个电视节目邀请郎咸平谈比特币。朗说这是一个骗局,“我不会白白要的。” 看到电视的家人赶紧打电话给王军,让他卖掉所有的比特币。就算是和他在一起多年的女朋友也不能完全支持他。最近,他一直在催他卖钱买房。

不确定的未来

在比特币行业“野蛮生长”的同时,中国对比特币监管的政策法规却很少。仅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比特币风险防范的通知》。

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比特币引入人们视野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员工孙方江曾撰文称,由于中国对比特币缺乏监管立法,其投资风险加剧。

他认为,中国尚未正式向社会发布比特币交易风险警示,比特币投诉处理机制尚未建立,投资者权益保护力度不够。如果不采取措施,在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比特币交易风险可能会波及银行机构、支付机构等传统金融领域。

北京邮电大学通信法研究中心娄耀雄教授认为,由于我国《电子证据法》立法滞后,电子证据的收集和真实性难以取得,证据资格和效力难以取得。比特币受到限制。

由于比特币的匿名性,它为洗钱提供了便利而受到质疑。美国国土安全部已查封比特币交易所 Mt.Gox 的一些账户进行调查。财新网报道称,在中国参与股指期货交易并非法获利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Easton,于2015年5月开始联系比特币交易平台,考虑使用比特币将资金转移出境,但最终失败了。.

楼耀雄因此指出,比特币要想进一步发展,就必须明确其与洗钱等非法活动的关系。

与我国相比,其他一些国家的步伐似乎更快。2013年,德国财政部表示比特币更接近“私人货币”,可用于多边结算;2015年,英国财政部表示将为数字货币行业制定“最佳”监管框架;2015年,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发布了数字货币公司监管框架,从19个方面对比特币监管进行了详细规定。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部负责人程石认为,货币需要具备三个基本属性,即普及性、稳定性和流动性。然而,目前绝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比特币是什么,缺乏必要的监管,缺乏抑制投机的手段,价格有涨有跌。此外,比特币不像黄金和白银那样具有内在价值,也不像钞票那样具有国家信用背书。因此,“还款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可能的”。

程石表示,比特币目前还不是货币,未来演变成货币的可能性也正受到当前炒作的致命打击。

对于比特币的未来,李刚充满信心。他说,即使不是比特币,世界也肯定需要未来的货币,他会一直为之奋斗,“这是人类更美好的未来。”

老毛更看重的是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的发展。在他看来,区块链将与人工智能、基因工程、新材料共同构建未来的人类社会。“这个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所以比特币对我来说甚至不重要。”

程石依然肯定比特币的价值。他说,比特币带来了新的思想和启示。例如,如何加强货币发行的内在约束,削弱霸权货币体系的影响,尊重微观群体的货币权利,满足信息时代的货币需求,体现货币的平等和多样性精神。 . (记者王静怡)

+1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10-28 10:00:04。
转载请注明: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比特币引入人们视野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