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资讯 9个月前 manoon
0

一周前,漩涡中心FCOIN创始人张健发帖回应质疑,支持自己的FCOIN模式,声称项目未来将回归社区,更加透明;8月6日,张健再次公开表示不会逃跑,社区化有明确计划。

过去的几个月里,FCOIN以“交易挖矿”的商业模式迅速崛起,挑战了各大传统虚拟货币交易所盈利方式,成功赢得了大量个人投资者的追捧。

但这些花哨的花招并没有触及传统交流的痼疾。在以用户流量为目的的“闪电战”迅速获胜后,在迫切需要“流量变现”的情况下,FCOIN摆脱了自律的束缚,充分利用了虚拟货币交易所“双裁判”的优势和运动员”。币种挂上门槛,陷入相关币种利益之争。

这让张健的虚拟货币兑换“革命性”人物形象微弱。在最新的声明中,他仍然没有就“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问题给出改革方案。

强势地位是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公共基因。在缺乏自律的经营环境中,表现为利益偏向、不公平、不正当行为收割投资者。

在这方面,FCOIN与币安、火币等知名交易所没有区别。

FCOIN在交易所革命前夕被击败。这提醒投资者和交易所,他们无法改变自己的生活。相比之下,传统金融体系对公司证券交易所的自律监管提供了新的可能:约束股东利益、引入中介机构作用、适度拥抱监管。

要做到这一点,显然你不能指望一个菜鸟在同一个行业竞争。

公关战、交通秘密战

不少投资者告诉《深圳网》,对FCOIN的关注源于币安的逆袭。6 月 21 日,币安 CEO 赵长鹏通过微博对挖矿交易进行了批评,称这种形式不会持久,这是一场文字游戏。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同时,张健回应称,他尊重币安和赵长鹏,并于21日在FCOIN上线了BNB交易。就当时FCOIN的交易量而言,BNB存在被拉高冲击市场的风险。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7月21日,赵长鹏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表示,币安未来没有进行交易或挖矿业务的计划。“这种模式在未来一到三个月内不会存在。” .

两天后,币安首席运营官何毅在业务之外向 FCOIN 宣战。在币安的中文媒体组中,何总一直指出“FCOIN在幕后抹黑币安”,并将矛头指向自媒体《易本财经》。此前上币安交易所,某财经书籍刊登了币安买下该岛建国的消息,但该传闻被币安驳回。

据天眼网消息,“易本金融”旗下北京智水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018年5月获得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一家名为“SINGER CAPTIAL”的公司。 ”。为张健的所有歌手之都。何毅在谴责中声称,张健是财务账簿的所有者。

6月13日,FCOIN宣布其交易量位居全球第一,超过币安、OKEX和火币的总和。在坐上交易量宝座时,FCOIN失去了舆论宠儿的光环。自媒体“Block Rhythm”率先发声,随后一个月,关于FCOIN非原则性货币、利益倾斜保护,甚至欺诈性牟利的指控愈演愈烈。

6月30日凌晨4点,FCOIN暂停实施为期25天的“挖矿收益倍增计划”,表示不再实施邀请返利。此前,FCOIN规定邀请好友注册交易,可额外获得50%手续费返还,随着FT流通量的增加会减少。根据当时的情况,应该有10%的返现。

6 月 30 日,FCOIN 的营业额暴跌三分之二。两天后,FCOIN推出了“FCOIN创业板”,采用累计充值上线的机制。这意味着项目的充值账户越多,就越容易上币,从而导致大量空投和以太坊被封。

《FCOIN创业版》未能挽救FCOIN的交易量断崖式下滑。6月30日,待分配的收益仍有1500个比特币(按仍高于币安交易量计算),次日暴跌至128个。此后,多家三方机构数据显示,FCOIN 24小时交易量持续下降,远低于三大交易所。

脱掉流动外套,FCOIN作为交易所的公平问题浮出水面。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7月4日,ARP项目上线FCOIN创业板,自认为是迅雷创业团队。该项目尚未在火币、OKEX、币安等主流交易所上线。ARP上线后,15日涨幅超过180%,7月20日大幅下挫,穿透发行价。ARP项目方随后表示被恶意做空。

ARP“超级马里奥”式K线方向针对FCOIN创业版的上币机制。“累计充值账户数”排名币种上币机制,为充值刷票提供操作空间。

此举将为FCOIN带来流量红利,平台本身也放弃了项目审核和筛选的义务,将风险转嫁给投资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问题可以得到改善。相比之下,FCOIN作为交易所革命者的失败,更多地来自于FCOIN追求交易所权力最大化的追求。这很难动摇。

张健曾担任火币网CTO,与火币资本关系密切。火币网和节点资本杜军均在其创建的博辰科技股东名单中。

在FCOIN的资本版图上,丹华资本、时间戳资本、节点资本、拉链基金会都在其中。这些资本的另一个身份是区块链项目的基石投资者,对应的项目有Zilliqa、BTM、Zipper等项目。目前,这些项目都在FCOIN主平台上进行交易。

FCOIN显得不耐烦,提前透支了本该低调的强大资本: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此前,“交易即挖矿”的创新让FCOIN戴上了革命的帽子:它站在投资者一边,对手是火币等传统交易所。

现在,在淡化“交易即挖矿”的流量红利后,投资者发现FCOIN显然不是革命者。

自律是个伪命题

投资项目上市权与项目资质审查义务从来不相容。在这个问题上,FCOIN做得不好,火币和币安也不例外。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这个矛盾在明星公链项目亦来云中爆发了。该项目由清华系创业者陈蓉创立,币圈清华系老手韩峰加入合伙人,100个比特币。此外,亦来云项目还获得了火币的天使投资。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今年2月,亦来云在新加坡金沙酒店举行了盛大的火币启动仪式。开盘冲到300多人民币,是私募价格的三倍。

随后,亦来云通过参与币安对货币的投票来攻击交易所。这段时间,由于连续上榜的利好影响,亦来云在火币上的价格一度逼近600元。

2月25日,币安公布了第六轮免费上币投票结果。一、中排名第二的亦来云(ELA)和WePower(WPR)因作弊被取消资格,获得上市资格。它被推迟到第三名。在投票期间,亦来云有鼓励用户投票的奖励行为,而这种行为是否是作弊一直是争论的焦点。

相比之下,“更合理”的解释已经成为主流。亦来云之所以未能上市,是因为此前接受了火币的天使投资。作为竞争对手,币安拒绝列出拥有火币基因的项目。

何以翔“深网”否认了这一说法。她说,当时联系亦来云的韩枫“发现她不在他的邮件列表中”。

在亦来云被剥夺上币资格两天后,币安发生了黑客攻击事件。这进一步为公众提供了遐想的空间。

事实上,Binance 有自己的孵化器“Binance Labs”来支持感兴趣的项目并帮助他们在交易所上市。当带有火币基因的亦来云被币安封锁后,币安项目几乎不可能在其他交易平台上市。

火币的公平性也受到挑战。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7月2日,节点杜军在朋友圈发文称节点资本退出火币超级节点,不再参与任何HADAX项目投票事宜,并附上一张竖中指的图片。

此时节点,FCOIN的跌幅逐渐显现,交易量快速下滑。整个六月,杜军都在朋友圈公开宣传FCOIN。

一天前,HADAX 改变规则,人为地将超级节点分为两个级别。其中,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比特大陆等14个节点被设置为“常设节点”,而杜君节点资本、赵东DFund等31个节点则被设置为较低的“首选节点”。

根据新规定,只有常设节点支持的项目才能进入HADAX公投名单,其他项目将从公投名单中删除。

杜军真正担心的是,节点资本失去公投推荐资格后,其投资项目将难以进入HADAX公投名单。

显然,杜军本人并不相信“执行节点”会优先推荐自己家以外的项目。这从另一个层面证明了项目上市审查制度的不公平。

经典交流的启示:利益自决的斜道

1773 年,第一个证券交易所出现在伦敦。与传统金融体系中的证券交易所相比,虚拟货币交易所是一个新生事物。目前,证券交易中存在会员制和法人制的区别。从商业目的和股权来看,虚拟货币交易所更类似于企业证券交易所,其目的是盈利。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从全球角度来看,证券交易所只受到有限的监管限制。尤其是在以英国、德国为代表的自律体系国家,适当层面的监管进一步放宽。同时,企业交易所更倾向于通过自律来平衡利益冲突。

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在公司性证券交易所,任何成员公司的股东、高级职员和员工不得担任证券交易所的高级管理人员,以确保交易的公平性。

与火币HADAX节点的公投机制相比,资本方利益倾斜的趋势尤为明显。

以杜军的节点资本为例,在规则改变之前,火币超级节点之一的节点资本拥有向公投名单推荐项目的权利。这意味着,节点资本作为交易所火币的重要成员之一,可以在交易所审核币种项目的过程中发挥影响力,控制“准入门槛”。

重组后,火币仍保留“执行节点”的设置,将项目币审核过程中的访问权限授予真格基金等传统风投机构。从传统交易所的“利益冲突”监管策略来看,这显然是没有必要的。

发达国家的公司证券交易所呈现出设立内部监管部门对交易所自身的监管职能进行监督和评估的趋势。同时,为了尽量减少股东对交易所公平性的干扰,限制股东权益和持仓成为主流做法。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规定,未经安大略证监会批准,所有持有人的流通股比例不得超过5%。

在传统交易所的运营模式中,金融中介机构充当个人投资者的撮合交易,客观上增加了交易所的作恶和欺诈成本,为投资者设置了保护屏障。相比之下,在虚拟交易所的交易行为中,缺少中介机构的作用,个人投资者直接与平台对接交易,扩大了平台的运营空间。

1999年,美国证监会作出两项重要决定,允许在纽交所上市的公司,如果对纽交所的服务不满意,可以转给竞争对手(纳斯达克/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同时,电子交易系统被允许在整个纽约自由交易。在证券交易所(以前主要是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这加速了交易所的竞争上币安交易所,充分凸显了“公平”作为竞争资源的重要性。

回到虚拟货币语境,目前尚不明显,交易所自定的利益倾斜渠道尚不明显。在区块链项目尚未大规模落地的情况下,项目方微弱的声音对交易所构成的威胁有限,这也从根本上赋予了交易所发挥强大资本的信心。

从这个意义上说,FCOIN 革命注定要失败。在没有制衡的区块链泡沫中,已经上升到高位的新交易所将继续复制旧的变现方式。

报告/反馈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09-29 14:16:14。
转载请注明:FCOIN张健发文回应质疑挖矿交易:这一形式不会持久(图)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