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禁止ICO和关闭比特币交易所的监管措施

资讯 8个月前 manoon
0

比特币虚拟数字货币交易方面,中国市场禁止ICO和关闭交易所监管措施已逐渐明确,监管目标没有回旋或突然改变的空间

此外,中国对比特币交易和其他虚拟货币的监管仍有很大的客观激励。如果没有很好地理解这些客观激励,可能很难确定未来是否仍有重新启动海外市场的可能性

首先回答一个你们都关心的问题。监管比特币交易所的关闭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如果三年的期限被视为永久性的,我认为比特币交易的调查至少在五年内不会恢复

但许多市场参与者和投资者并不这么认为。就在今天,2017普惠金融国际论坛在广州举行。中央银行副行长易纲出席会议并讲话。关键词是“所有从事金融业的人都应该获得许可证,并完全接受监管”。许多货币圈的投资者扭转了这场演讲的局面。据了解,未来比特币交易将采用牌照制度

事实上,易纲的讲话本身可能与关闭比特币交易所没有多大关系,但既然提到了这一点,就值得一提,因为根据当前的金融监管逻辑,易纲的讲话对于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交易也非常重要

目前,易纲在央行和中国金融领域拥有较高的地位。除了被《华尔街日报》预测为周小川最有可能的继任者外,他还是中央金融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领导小组的主席是刘和。可以说,这个领导集团是中国经济领域的头脑和席达的“军事师”。

在金融领域的牌照问题上,监管机构已经达成共识。由于其特殊性,金融领域“不能擅自”。比特币交易不仅没有法律授权,也没有监管,这是客观事实。但中国的金融市场以前不是这样的

让我举一个例子。早在1999年,中国第一个第三方支付平台就已经开始在线运行。然而,直到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才制定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第三方支付牌照制度。这可能表明在出现车牌问题之前存在一个市场

然而,根据目前的情况,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几乎不可能采用许可证制度。在中国金融市场,除了第三方支付等少数牌照外,没有非常创新的金融牌照。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极大地支撑了实体经济,但网上贷款行业仍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牌照。目前仍划定红线,成立官方商会协调监管,采取备案制和事后监管的形式

发放牌照意味着“打开北门”,这意味着应该有一套完整的监管策略和准入机制。就目前的比特币市场而言,监管机构越来越不可能研究这一问题

因此,政府如何看待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非常重要。因为这涉及到一个问题,即如果比特币交易所在未来具备重启条件,它可以在什么条件下重启

一、无法有效控制

根据目前的属性,比特币完全是一种金融资产。如果控制得好,就没有必要严格禁止。中国允许具有强大国际属性的黄金自由交易,因为中国可以有效控制进出口、生产、结算等领域。目前,中国90%的新增黄金产值由国有企业生产。进出口是一种审批制度。能够获得黄金进出口资格的企业要么是小型国有企业(少数民营企业),要么是交通银行等金融机构。更不用说交易了,最大的黄金交易场所上海黄金交易所是央行直属机构

如果比特币市场能够达到这一水平,90%的矿场和池都掌握在政府手中,每个比特币的跨境(进口和出口)都可以通过审批系统进行有效管理,交易所也在央行或国家外汇管理局的监管下运作。我相信也有可能在国外重新启动比特币交易场所。但这在目前是不可能的

二、无税

税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许多行业比比特币危害更大,但政府仍然允许比特币存在。事实上,这与税收有很大关系

烟草行业是一个有争议的行业,无法调查和处理。然而,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比特币交易税,烟草行业也具有重要意义。让我举一个反例。以北京为例。在1200亿元的年税收总额中,近1000亿元由上海烟草集团支付。金融企业是伟大的,但作为金融企业中的第一个纳税人,浦东发展银行只创造了130亿美元的税收。所有金融企业加起来,但税收为1700亿美元。上海烟草集团可以占宁波整个金融业税收的一半以上。这个概念是什么?上海不仅是中国的金融中心,也是国际金融中心。金融业是其主要业务,但从税收创造的角度来看,虽然烟草企业更为激烈

过去两年比特币交易的利润是有目共睹的。尽管数据不太透明,但从整个交易量和手续费设置来看,中国前十大比特币交易所的手续费收入在收取手续费后大约一年内至少达到50亿元。中国的其他法律交易所几乎都是国有非营利组织,它们的大部分收入必须上缴国家。去年,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这三大外汇交易所总共只缴纳了50亿元的税款。让我们想想这个概念是什么

比特币交易所的巨额利润和非国有性质确实给政府带来了巨大压力,因为即使它们依法纳税,这些交易所也有巨额利润,不可能成为非营利组织。比特币交易所赚的钱越多,用于宣传的资金就越多,以刺激更多的投资者进入。事实上,这种规模是完全无法控制的。然而,当你去国外的证券交易所和期货交易所时,你不可能靠自己宣传交易产品和刺激交易量

对于个人而言,国内比特币和其他交易的利润几乎没有税收制度。在日本,比特币等交易的利润根据资本收益征税比特币交易税,税率超过20%

三、我真的想不出对实体经济有什么帮助

实体经济这个词有点令人讨厌,但作为一个政府,实体经济意味着就业和社会稳定。比特币等贸易行业实际上并不能解决大规模就业问题。它们是技术密集型而不是劳动密集型

此外,从知识和收入的角度来看,大多数比特币交易员或该行业参与者的教育背景和社会生存能力都太强。只有不让他们在比特币行业工作或减少对比特币的投资,他们才能找到其他出路,也不担心失业后的社会稳定问题,这与其他一些外国行业类似,例如制造业和加工业以及农业都有很大不同。换句话说,关闭比特币交易所所带来的就业和社会压力可能远大于关闭污染性制造企业

四、比特币市场非常肤浅

自2013年底央行发布监管文件以来,国内投资机构和各类金融机构几乎没有参与比特币相关业务的动机。国外比特币交易的基础仍然很浅。国有系统甚至没有任何资本,也没有产生有影响力的利益集团来禁止整个集中交易。事实上,公众舆论和政治压力对监管者来说并不是很大。ICO可能会吸引一些有背景的基金,但经过这一监管,它已经被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一点必须被说服

最后,如果你想对未来中国比特币交易市场做出预测,你仍然需要回到上述四点。如果这四点中有两点可以解决,比特币交易所重启的概率将相对较高,但必须重新定义利率模式。如果将来有可能重新开始,真正的交易者,恐怕我现在不是这个群体。无论是政府本身还是小型金融集团都为虚拟货币建立了一个交易平台。没有其他人做任何事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09-21 9:59:10。
转载请注明:中国市场禁止ICO和关闭比特币交易所的监管措施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