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几大交易所被各国监管围堵又说明了什么?(组图)

资讯 10个月前 manoon
0


国内几大交易所被各国监管围堵又说明了什么?(组图)

大家都知道国内各大交易所币安作为第一家走出国门,前段时间被各国监管封杀的国内政策是什么?

过去两个月,币安被多个国家的监管机构围攻。最新消息是,7月30日,大马证监会也以非法经营数字资产交易所为由对币安采取执法行动。

在一系列监管风波下,币安试图采取一系列措施迎合各国监管。例如,降低杠杆、限制提款限额、推出报税工具API。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多次表示,币安将拥抱监管和合规。他甚至试图寻找新的币安 CEO,“我希望这位 CEO 有非常强大的监管背景。”

多位业内人士向《区块链日报》表示,尽管币安的去中心化业务系统在技术上难以封堵,但仍然可以追溯到系统中的负责人,因此将面临各方监督。 同时,这也表明各国对数字资产行业的监管态度越来越严格,合规将是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必要前提。

在马来西亚从事非法商业活动的罪魁祸首

近日,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SC)在其官网发布公告,对币安非法运营数字资产交易所(DAX)采取执法行动。

公告称,根据 2007 年资本市场和服务法第 7 条(1) 和 34(1)),所有 DAX 运营商必须由 SC 注册为认可市场运营商 (RMO) .

事实上,马来西亚证监会于 2020 年 7 月将币安列入投资者警示名单。此次执法针对的是币安控股有限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其首席执行官赵长鹏以及其他三个币安实体,即币安数字Limited(在英国注册)和 Binance UAB(在立陶宛注册)和 Binance Asia Services Pte Ltd(在新加坡注册)。

目前,马来西亚证监会已命令四家币安实体在 2021 年 7 月 26 日起的 14 个工作日内禁用马来西亚的币安网站和移动应用程序;立即停止所有媒体和营销活动;立即限制马来西亚投资者访问币安的 Telegram 群。

“作为Binance Holdings Limited的CEO,赵长鹏还被特别责令确保上述指示得到执行。”

马来西亚 SC 还建议投资者停止通过非法 DAX 进行交易和投资币安是什么,并敦促目前在 Binance 拥有账户的人立即停止通过其平台进行交易并撤回所有投资。

《区块链日报》记者查询了解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活动在马来西亚是合法的,但必须受到当地央行和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双重监管。

2001 年,马来西亚国家银行 (BNM) 颁布了《反洗钱、反恐融资和非法活动收益法》,以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

2018 年 2 月 27 日,BNM 更新了法规,将加密货币活动纳入其监管范围。新规定要求马来西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严格按照 KYC 要求运营,并对所有客户进行尽职调查。

2019 年 1 月 14 日,马来西亚证监会还发布了《2019 年资本市场和服务(证券法规)(数字货币和数字代币)法案》。该法令将数字货币和数字代币等加密资产归类为证券,并在他们受证监会授权并受证监会监管。任何运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人都必须获得 SC 批准。

针对大马SC执法,币安回应《区块链日报》记者:“我们已经注意到大马SC的通知,可以确认Binance.com不在马来西亚运营。我们将协助来自全国各地的监管机构,共同寻找最佳合作方式。”

被多国“围剿”

过去一两个月,币安经历了一场“围攻、封锁”。

6 月 25 日。日本金融厅向币安发出警告,称其提供未经注册的加密服务。

同日,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也向币安发出警告,币安不得在英国开展任何受FCA监管的金融业务,也不得向个人客户提供贷款服务。

即使在它注册的开曼群岛,它也不能幸免。 7 月 1 日,开曼群岛金融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文件称,币安尚未获得经营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许可证。当局正在调查币安和相关公司是否在开曼群岛或从开曼群岛运营。权限监督范围内的活动。

7 月 2 日,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币安提起刑事诉讼,并调查涉嫌非法经营数字资产业务。当局表示,币安通过其网站提供未经许可的加密交易服务,以匹配订单或安排交易对手,或提供系统或促成协议。

同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表示正在审核币安提供的加密服务牌照申请,并将酌情跟进其他国家监管机构的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活动在上述地区是合法的,但必须在当地注册才能满足监管要求。

以英国为例,FCA 要求数字货币交易所从 2020 年 1 月起进行注册,以遵守反洗钱法规。此外,从2018年6月开始,任何涉及加密货币或ICO代币、衍生品交易、安排交易、咨询或提供其他服务的问题都需要获得FCA的授权

根据《区块链日报》记者查询的信息,Binance在英国和新加坡的业务类型与加密货币无关。

英国政府网站GOV.UK显示,币安数字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1月29日,业务类型为商业和国产软件开发。根据新加坡政府开放数据网站OPEN GOV SG,Binance Asia Services Pte Ltd成立于2018年4月6日,业务类型为管理咨询服务及其他信息服务活动。

对于币安面临的一系列监管执法,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刘长勇向《区块链日报》记者分析,币安的业务系统是中心化的(如交易所)或半中心化(如BSC)在技术上难以阻止,但系统可以追溯到责任人,因此将面临各方监督。

“区块链技术的发展突破了传统的以主权为边界的金融规则框架。用户技术上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币安的服务,但该系统违反了许多主权国家的金融监管规则。”刘畅同说。

币安的突破会奏效吗?

在重重监管压力下,币安密集发布公告、出台措施,力图突围围攻。

币安的第一步首先体现在降低杠杆和限制提款上。 7月27日,币安称,从即日起,新用户在合约开户60天内最高杠杆不超过20倍。这是在币安于2021年7月19日执行合约并新开用户杠杆限制后的进一步调整。目前,币安已大幅降低杠杆上限币安是什么,将杠杆头寸从最高125倍降至20倍。

从 8 月开始,币安还将每日提款限额从 2 个比特币降低到0.06 个比特币。 8月10日起,所有澳元、欧元、英镑保证金交易对将分批退市。在此之前,币安已于 7 月 16 日起逐步停止对股票代币的支持。

此外,7月28日,币安还推出了报税工具API。 API 的主要目的是帮助用户跟踪加密货币交易活动,从而确保所有国家/地区的用户都能满足监管机构要求的税务报告要求。

“我们了解地方层面的许多监管机构可能对加密有自己的立场,我们欢迎有机会就当地要求进行建设性对话。”币安在其官方推特上声称。

面对全球的一系列监管风波,币安CEO赵长鹏也公开表示“明确的监管对于持续增长至关重要”。未来,币安将扩大国际合规团队,扩大合规合作伙伴,并在运营和业务本地化方面遵守当地法规,表现出强烈的合规意愿。

4 月,币安任命美国货币监理署 (OCC) 前代理署长布赖恩·布鲁克斯 (Brian Brooks) 为币安美国首席执行官。此举被业界视为通往遵守货币安全球之路的关键一步。

“我们希望在各地获得许可,并与各地的监管机构合作。”赵长鹏在推特上说。

7 月 26 日,有消息称赵长鹏正在寻找新的币安 CEO。

“我希望这位 CEO 拥有非常强大的监管背景。”赵长鹏向公众透露,他希望在未来两到五年内辞去CEO一职,全心专注于BNB和币安智能链生态的发展。目前,他的“辞职”计划似乎更加坚定了。

“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监管或执法,表明各国对数字资产行业的监管态度越来越严格。”鲸鱼平台智库专家、中国通信行业协会区块链委员会轮值主席在接受区块链日报记者采访时,于佳宁表示,合规是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必要前提。一些没有经营牌照或不需要KYC间接提供服务的交易平台,未来可能面临巨大挑战。合规挑战。

他指出,从整体市场发展来看,全球监管将加速交易平台合规化,各国政府监管的加强将纠正数字资产市场的偏差,引导交易平台正确的轨道。


国内几大交易所被各国监管围堵又说明了什么?(组图)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只有接受更多的监管才能更好地发展。所以未来整个行业会更加完善,相信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同圈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交流。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09-15 1:59:07。
转载请注明:国内几大交易所被各国监管围堵又说明了什么?(组图)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