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币安眼中的世界:币安感兴趣的线上交流会还是干货满满的

资讯 9个月前 manoon
0

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一场四路两管的媒体发布会是必不可少的。币安COO何一在“一姐”的光环下,就币安的话题公开发表评论。不仅一次次驳斥了币安的所有负面币安如何充值,BNB甚至在发布会后逆势上涨20%。

出币安眼中的世界:币安感兴趣的线上交流会还是干货满满的

略过币安COO何一的辟谣部分,本次币安线上交流会其实干货满满。 Lende APP梳理了币安眼中的世界,以及币安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东西。比如,他们不会参加EOS活动,但他们已经在做货币交易,将来也会做。

全局视图:币安没有全局布局

何毅在本次线上交流会上阐述了币安在全球各个地区和国家的政策和发展趋势,包括对中国台湾和海南的个人发展计划的看法,以及币安的全球扩张计划,以及多哥等非洲的选择以及今天在百慕大和马耳他的频繁活动,日本领德APP研究员也回答了日本的发展情况。

何毅表示,一些媒体报道的币安“创世计划”简直是荒唐可笑。

出币安眼中的世界:币安感兴趣的线上交流会还是干货满满的

币安眼中的世界:图片来自币安赵长鹏推特

币安最终会回到中国只是一种猜测。何毅表示,中国目前的政策是不承认数字货币交易,在中国定性确定数字货币交易后,币安不会冒险闯红线。不过币安对台湾非常看好,目前正在与台湾有关方面进行沟通。

关于海南发放牌照的传闻是大家脑补过分,数字货币交易行业靠牌照解决不了。

币安目前在人均收入超过7万美元的百慕大等地非常活跃,不仅是因为该国公民的财富,还因为百慕大政策让它在新加坡更加活跃在多哥等非洲国家,这些国家主要是资源不足、弯道超车欲望强烈的国家。这些国家希望在金融科技层面取得突破。

虽然火币目前在日本很活跃,但币安面临的日本金融厅监管是全球交易平台共同面临的问题。日本是世界上对比特币比较友好的国家,但是对Token非常严格。从目前来看,日本监​​管过于严格,不利于日本​​在区块链发展上取得突破。

红杉对币安未来的发展提供有限的支持

何毅表示,币安文化一向简单粗暴,没有“面带微笑,心里MMP”的态度,尊重红杉在传统VC界的地位,但决裂的主要原因红杉是红杉的未来。对币安发展路径的支持有限。

何毅坦言,币安在与红杉谈判时非常弱。币安需要红杉拥有品牌和资金来支持币安的发展。但是,七部委联合发文后,红杉没有办法支持币安。未来,红杉将能够为币安提供相对有限的支持。当时与红杉签署的TS并非正式的投资协议,因此不存在排他性义务。

为了防止有针对性的欺诈,币安上市指南保密

据统计(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国内竞品的破解率为81.25%和77.94%,而币安的破解率仅为11.76%。如此低的上币率与币安神秘的上币机制密不可分。但何毅表示,币安有自己的上市模式,保证上市的公平性。

币安上币要经过初审-二次审核-平台联系-上币-跟进观察5个步骤(具体可参考下方链接app记者简写)。

币安已经公布了上市基准,但在实际操作中,发现一些发币机构在这些基准上做文章,造假数据,于是开始改变策略。也不能因为认识币安的人都是币圈的老人。投资大机构就等于拿到了通行证。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价标准。

币安ICO观点:对与错不能只看当下

何毅表示,ICO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就像之前的股权众筹一样,没有对错之分。最重要的是谁拥有这个东西。 ICO 本身是对是错很难说,至少在国际上还是有争议的,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这个新事物的好坏。

她以股权、IPO和众筹为例,说明币安将ICO视为新生事物。 ICO 在中国是非法的,而不是在全世界。对于ICO,我们不能限制对错到现在。

国家收购币安?跟捡破烂没什么区别!

国家收购的问题,其实我觉得没有哪个国家会买比特币交易平台。因为在这个不支持数字货币的国家,比如中国,数字货币行业的从业者基本上都被视为暴民。他为什么要接受你?在他眼里,跟接受破布没什么两样。

Binance 的网页和其他交易平台网页实际上已被中国相应的监管机构屏蔽。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高标准的处理方式,基本上就像谷歌脸书和推特一样。能得到这样的待遇,我感到很荣幸。

币安新闻

Binance 正在做货币交易,并将在未来继续这样做。但它不会参与 EOS 活动。币安链上的获胜团队将在今年夏天组建一条新链,并将于今年推出。 Binance Charity 和 Binance Labs 也在同步进行。近日,开鹏华盈的张玲加入了币安。

以下为线上交流会精选,由APP记者编辑。

硬币安全球体视图

币安回归中国

我觉得用“回归中国”特别有趣,因为币安实际上是一家真正的联合国(风格公司)。我们的员工来自 30 多个国家,他们都分布在世界各地。我们其实没有全球化布局,因为这家公司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一家非常全球化的公司。

但我们不是在逃避监管,我们是在降低系统性风险。因为我们知道,总有一些国家支持数字货币交易的行业。我们需要做的是在这些支持数字货币交易的国家获得当地的合法牌照,然后落地。因此,对于所有欢迎我们登陆的国家,我们都愿意去做,也愿意尝试。

确实有人猜测币安必须返回中国才能登陆公司。因为其实中国目前的政策很明确——不支持数字货币交易,无论是货币交易还是货币交易,中国目前都不支持。

关于海南发放牌照的传闻

每个人都对海南有点过头了。这可能有点直截了当。但是,中国政府七部委联合发文的事实表明,在中国无法进行比特币交易。更不用说合法充值和期货的业务了。这是国家对此事的定性和结论。

这就是我们撤掉在中国的办公室的根本原因。我们是一家公司。如果这个国家说你不能在我们国家做这个生意,那我就不会在这个国家做。我们会在欢迎我们的地方这样做。

海南的政策建议不要过度解读、揣测和揣测政府下一步的计划。事实上,对我们来说,我们当然愿意在中国落地,但这取决于中国政府本身如何看待数字货币交易行业。

中国对数字货币交易行业是否会放开仍有疑虑,所以并不是说你在海南申请了营业执照,就意味着你已经拿到了数字货币交易牌照。而这个(数字货币交易行业)真的不是一个营业执照就能解决的问题。每个国家和政府本身都在探索新兴产业的监管和许可。不仅仅是营业执照,或者只是注册执照就等于获得了真正的执照。

台湾前景很好

币安目前与台湾当局有一些沟通,包括各方。由于台湾整体确实在积极支持区块链的发展,币安也愿意就台湾区块链行业的监管提出一些建议和意见。包括我们与台湾立法机关就区块链监管和预防洗钱风险的沟通。所以台湾的前景还是很好的。

百慕大很富裕,很像新加坡

百慕大是一个人均收入超过7万美元的小国。虽然是英联邦国家,但这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可能远远超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百慕大更像新加坡。

多哥和其他非洲国家

为什么是小岛国或欠发达国家?相对而言,那些没有庞大资源的国家,往往希望在金融科技层面有所突破,实现自己的弯道超车。所以币安去的国家也是政府本身欢迎我们的国家,他们的政府也邀请我们去。

日本金融厅发出警告后,币安与金融厅的谈判如何?

币安与日本金融厅保持沟通。上次爆出的消息比较出乎意料,因为我们之前一直有沟通,现在还在深入沟通中。据我们所知,目前国内还没有主要的交易平台具备在日本和美国合法经营的条件。相反,金融部门要求他们在其网页上注明并向用户发送电子邮件,明确说明他们不向该国用户提供服务。据我所知,他们(火币等交易平台)应该声明他们不向日本用户提供服务。

所以所有币安面临的所谓监管问题,其他交易平台也需要面对。

东京(日本)是世界上对比特币相对友好的国家。但是其实对Token是很严格的。但从目前来看,我认为日本的监管过于严格,不利于日本​​在区块链发展上取得突破。

币安ICO观点:对与错不能只看当下

ICO 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事情。就像之前的股权众筹一样,没有对错之分。最重要的是这东西是谁的,是不是被别人利用来诈骗?不被他人用来伤害用户。

在中国,ICO目前被定义为非法,就像众筹超过200人是非法的一样,但并非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是非法的。所以CZ在谈到ICO时并没有特别考虑中国。这也是我们缺乏东方智慧的体现。

目前,无论是圈内人士还是圈外人士,都对 ICO 存在着巨大的误解。他们认为只要写几行代码,就可以收获用户,获得大量金钱。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所以当我想到很多互联网公司出来做ICO的时候,我会问他们一个词,你真的考虑过这个,包括我去斯坦福和他们分享的时候,我从头开始ICO我最后告诉他们,我把我的认知告诉了他们,最后他们不再自己做 ICO。

我认为从根本上来说,IPO其实就是利用前一个时间来完成一个指标。当你上市时,你可以退休。这是您人生的光辉时刻,您将充分实现财富自由。但ICO是一件更痛苦的事情。首先,作为一个团队,一定离不开创业的根基。你必须是一个足够强大的团队,无论是技术、产品,还是公司本身,最终都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助力社会发展。没有这些,无论是IPO还是创业,都是假的。

比如现在的情况下,每天都有很多人在搞私募。它与ICO不同吗?最大的不同可能是,很多人被一些人所谓的大脑袋骗走,然后破产。

ICO 本身是对是错很难说。至少在国际上还是有争议的,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这个新事物的好坏。最惨的可能是一大群骗子圈了钱出来跑了。我们要做的是规范这个行业,然后建立一个标准,让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行业变得更清洁。

目前,全球不同国家对代币的定义存在争议,包括如何对其进行监管。对于国际上仍有争议的问题,赵长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不认为说他是错误的。

我们需要了解的一件事是,股权的出现只有几百年的历史。它的起源实际上是在鸦片战争期间。为了保证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带上自己的团队在世界开辟殖民地并收获财富,于是他们开始发行股票,然后发行股权。因此,对于这个世界的发展,我们不能将是非、是非限制在当下。

Sequoia 很棒,但我们未来的支持有限

其实我觉得大家对红杉都过度解读了。第一点,香港高等法院驳回了红杉的申请,律师费由对方承担是一个特别明显的结果。对于一个已经有了明确结果的事件,为什么人们会有不同的解读。我想这可能与中西文化有关。而且确实是大家说的新世界和旧世界的区别。

过去的传统投资市场中,知名风投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因为他们的品牌好,他们可以帮你在未来获得更多的投资,可以帮你找到PE,可以帮你上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红杉确实是一家非常伟大、非常成功的公司。

但是对于区块链行业快速发展的公司币安来说,我们与红杉的对话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因为我们当时非常弱。我们在八月份与红杉进行了交谈,我们在八月份签署了 TS。我们希望有一些这样的品牌和资金可以帮助我们建立品牌,帮助我们做代言,帮助我们拓展市场。当然,在接下来的七部委发文之后,大家也都知道了这个过程。红杉无法为我们提供相应的价值。 TS 不是投资协议。协议的细节不是重点。重点是红杉确实可以为我们提供的支持非常有限。

当然,作为一家公司,我们最大的责任就是对我们的股东负责,对用户负责,所以我不能仅仅因为我认识沉南鹏,或者他们你说的就是什么,就在一些关键的决定上无限倒退你说。我认为这很复杂。这是新兴产业和过去的融资模式之间的冲突。这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冲突。

中国文化讲究中庸之道。一般来说,它不会得罪人,但实际上,我们的公司结构是扁平的。比如CZ会经常骂我。所以币安本身就是这种中庸,或者说大家好,大家好,这个级别没有东方色彩。 CZ在国外长大。在他成长的关键时期和人格形成的关键周期,他们都在西方。在西方生活和工作决定了他更多地关注正确的事情和错误的人。

但在中国文化中,即使双方已经想掐死对方,他们也会表面微笑,握手言和。大家都是好兄弟,一直都是这样的气氛。很少有人像我们一样愚蠢,不给面子。

但我一直认为,公​​司要想成功,一定不能靠跟谁关系好,或者做人。我们更多的考虑你所做的事情是否真的是为用户考虑,是的,并不能真正帮助这个行业的发展。如果你最终做了正确的事情,那么最终你的公司肯定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所以我个人非常欣赏乔布斯,因为在他的工作中,乔布斯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别好的人,他一直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对下属极其残忍无情。

其实我们公司内部也有这种简单粗暴的作风。内外都非常简单粗鲁。我认为在快速发展的行业和快速发展的公司中,有时原则比面子更重要。

纳斯达克等主流机构的入驻是一种背书,也将推动行业自洁

很多人说纳斯达克等主流机构的进入对我们有影响,其实不然。在我们看来,更多的主流机构、大公司、强大的资金进入,证明这个行业可以继续蓬勃发展。根据我与纳斯达克的沟通,目前将自己宣传为纳斯达克的交易平台并不是纳斯达克自己的。它只是使用了那些大客户的技术。

我们也很高兴看到这些主流金融机构都接触到了这个行业,可以帮助这个行业进行清理,帮助这个行业做好风险控制和监管,而不仅仅是在乱世。规则

关于上市和上市的选择标准

币安是最严格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据统计(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国内竞品破发率为81.25%和77.94%,币安的破发率为只有11.76%,我们4-5月的房源是少数之一,因为你研究的越多,对项目的要求就越高。我们不能保证每一个都会被列出。上币可以让用户赚钱,但我们会用目前的上币模型来验证项目,保证上币的公平性。

我还详细介绍了货币列表。经常有老朋友找我推荐业务和币种团队的人给他。平时不回复,觉得“不要脸”和“硬币”。我们自豪”,这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我们的恶意炒作,对我们来说币安如何充值,这是风险控制的一部分,如果因为原则受到批评,我们愿意接受。

不能因为知道币安的人是币圈老人就拿通行证。如果你有大机构的大笔投资,可以拿到pass。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价标准。因此,我们上币的唯一渠道就是在网络上提交项目材料,审核组进行在线调查。为了获取信息,不同的团队进行不同维度的评估和调查。只有通过了第一次审核后,同事才会进行深入评估。大多数项目无法通过此测试。通过初审的项目往往被搁置。例如,我们可能在此过程中发现其他潜在风险。

在我们的币种列表机制中,唯一的渠道是在网页区提交您的材料信息。这两天我没有统计过,之前平均价值在5000左右,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加起来的硬币总数应该不会超过10个,我还没有统计过.

本质上,我们的上币机制很简单,就是你的项目先提交后,我们会分流到review端,初审后,我们对项目进行初审,然后我们将进入第二次审判。第二次审核时,他们会对项目做深入分析,包括项目是否有缺陷,比如团队结构,如果我们发现团队核心成员有财务问题等,我们会通过它关了。然后在下一个链接中,我们中的一些人会联系这个项目。

在审核的项目中,我们有五个以上的内部维度分布,第二次审核通过后会有几个分类。根据不同的分类,上架费是不同的:

然后我们会观察你的币的更新迭代速度,包括你的币是否兑现了你在白皮书中所写的承诺,是否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我们对这些已推出的硬币有一个监控机制。这就是我为 CTR 说话的原因,因为我们监控他的更新和产品迭代。他们的表现还不错,之前的CPU也辞职退队了。

当然,我们的退币机制还在完善中。对我们来说,货币的变动可能会影响超过10万人,所以我们货币的过程将是一个相对困难的过程,我们不想轻易掉任何货币。

投票上币辟谣:没有交易平台需要专门针对某个项目做些什么

投票上币确实发生了,这是币安的第一次。但是投票有几个方面。这实际上是我们的一位用户给我们的建议,后来我们采纳了。那个时候更多的是让这些社区人气比较高的产品在币安上市。但是随着这个发展过程,越来越多的币来申请币安。通常我们会对项目进行筛选评估,然后让他们投票。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项目在作弊。我们认为诚信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评价标准。我知道那个时候其实很多云用户都投了票,但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是一个项目。后期为了赢得选票,我们作弊,拒绝沟通。这不符合任何业务逻辑。历史上第一次看到有人投票不诚实和明智。

保持投票的相对公平性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不要让社区里的人分工,有人负责买邮箱,有人负责投票。我们要求它声明我们不能作弊。但如果他不作弊,他一个人怎么能投一百三十票呢?这仍然是一个很小的数字。有些人可能单单就有几万张选票。

有时候,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项目方能上平台是好事,但我觉得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可能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

所以我后来在网上出现了很多关于币安和亦来云的负面消息。我觉得好笑。居然有人说币安的价格被亦来云砸了。我想说,币安有数千个项目等待上市。对我们来说,一个项目只是一个项目。如果我们觉得对方拒绝沟通,我们就将其搁置。没有交易平台需要专门为某个项目做些什么。

所以投票这件事本身也是我们整个公司和整个行业的发展过程中不断演进、不断规范的过程。因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对货币进行投票是为了吸引用户的过度资金。我们一开始是免费投票的,为了防止作弊,我们收取了费用。而截至上次投票,最高票似乎也只有 10 万票,相当于 1 万个 BNB。

上市标准保密

为什么我们要对这部分保密?过去和现在,一些企业为了达到上市的目的而上市,都是打包上市。生产中的数据符合此标准。上次看到他上币,原来是个烂项目。 ,但是可能会满足你的abcd索引。因此,我们自己对货币的评价也在不断调整。让我们举个例子。我们曾经用一个项目的社区成员数量作为评价标准,后来发现有些公司社区成员特别多,但都是假的。没有用户,他们都死了。是的,没有人在聊天。

所以从公司的角度,我们说这个上榜标准是保密的,但也是对用户和韭菜的一种保护,防止这些烂项目篡改数据。所以在这个维度,其实我们内部还在讨论,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是否应该公开我们货币的审查维度。披露可能有好的一面,让大家更加了解我们的币种上币标准,但不好的一面可能会让一些项目专攻这些维度。

币安不会参与EOS

关于节点选举,首先,我们目前在这个大决策方向,不会参与这些节点的选举,因为相当于说我们成为了某个token的代理。我认为没有办法为用户提供一个公平公正的渠道,在这个交易平台上没有任何利益。所以我们的最终决定是不参加选举。钱(金额)虽然好看,但也有问题。

建国买下了创世岛?荒谬

首先想到建国,你可以百度一下。你会发现,一个国家要穷,是需要一些基本条件的。例如,必须有公民、军队、外交表达和基础设施。

我觉得这东西本身就是一个很荒唐的玩笑,终于套用在了我们的脑袋上。别说过去没有买岛之类的,以后也不会有买岛建国之类的。但我们同意的是,一些小国的经济体系非常健全。他们希望在金融科技领域发展,所以我们愿意与他们合作,帮助他们在区块链领域完成快速迭代。这个行业得到了特殊的地位。

币安将在未来实现货币交易

未来我们会做法币交易,但前提是合法合规,然后遵守相应国家的监管政策。这已经在进行中。我们可能会怀疑在中国开设货币渠道。但是,我们的国际货币发行渠道进行的比较顺利,目前还在进行中,包括马耳他、百慕大,当然也有一些暂时不方便开通。

Binance 的 BNB 扮演什么角色?其实BNB就是我们系统的通用积分,就像游戏中的通用积分一样。过去,你用钱充值,在我们整个生态中使用BNB。

黑客和卖空谣言

以我们目前的用户群,任何大公司的逻辑都不会自毁长城,只是简而言之。更何况,补短裤要多少钱?我们需要多少弥补我们持有的这些硬币的市值蒸发?做空是伪逻辑,更何况我们没有做空自己的机制,我们的动机也不存在。

对我们来说,我们认为不参与交易对我们的平台和 BNB 来说是最安全的。

因为您不必参与交易,所以您不必担心币价的涨跌,因为没有办法完全预测。如果你碰巧很矮,你可能会失去你的财富。对于像我们这样仍然盈利的公司,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

币安相关新闻

大家会比较关心。例如,商家列表、挖矿,以及我们是否会进行 EOS 活动。事实上,在我们的长期计划中,我们不需要自己做所有事情,我们只做我们认为必要的事情。去做,而且没有人愿意做那些工作。我们愿意将另一部分交给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愿意让我们的实验室投资。 Since there are indeed too many projects we are currently looking at, the corresponding review standards will become higher and higher.

We do hope that blockchain digital currency transactions can become the next financial industry in the future, but this may be a life-long effort. In this process, how to realize this path? I think the core is to rely on values ​​to support every decision. Binance has repeatedly emphasized the need to protect leeks. Some people think that leeks are a negative term. In fact, in the currency circle, leeks refer to all people who hold coins.

In terms of financial products, we have a very cautious attitude. For example, futures and leverage. In fact, at the core, do you provide a short-selling mechanism, because both CZ and I are very firm currency holders. We only have currency but no money. Therefore, I think it is selfish when it comes to providing a short-selling mechanism. In fact, we don't want the short-selling mechanism in this industry to be too easy. We actually have a lot of internal discussions on this matter. Of course, another dimension is due to legal risks (high).

Binance has no PR, I am a big PR

Binance also attached great importance to PR before, but we clearly know that the seven ministries and commissions have issued documents that China is no longer allowed to conduct digital currency transactions, and as a platform for digital currency transactions, we will speak out in countries that do not support this industry. , I don’t think it’s particularly brilliant.

Why come out to speak now? At present, the entire industry, especially some old media people, have been misled to a great extent when they are transitioning to new media. I think we have been demonized. For example, I can’t understand one of the world’s best practices in compliance. Why is a valuable company written in China as a stage of escaping from supervision or calling everyone to scream?

The question of how one person holds coins

Actually, I only have two types and one is called BNB and the other is called BTC. I basically don’t look at the other coins. First of all, BNB is because I am doing it myself. I know what kind of team we are and what kind of person I am. Then this coin is from me. This position has not been moved since the very beginning, and it has never been sold. The second part is Bitcoin because of faith.

Binance Charity

Shandong Charity Department is actually a content that we have not disclosed to the outside world, but also a section. In this part, what we actually hope to do is to help the entire charity industry to make information transparent. Because we use blockchain technology to help the development of philanthropy, we believe that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the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of the entire society, and we hope to have more cooperation when it is launched in June.

Our charity part is currently mainly communicating with some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and it is now in connection with a project. As for charity, I think it knows no borders, so we will not limit it to one place. We should be able to quickly implement a project in Africa to help African children go to school and help them improve their nutrition.

On Binance chain this year

We currently have several teams in development and competition. We will complete the competition this summer. In the future, we will put the winning team’s code online. This team will re-optimize and combine a new chain. Our current plan It can be wound this year.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