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市警方破获一起区块链比特币盗窃案涉案金额近1450万元

资讯 12个月前 manoon
0

一行代码蒸发64亿元。这场骇人听闻的黑客行动发生在 2018 年 4 月,仅仅因为黑客发现了一个代码漏洞,相关区块链产品的整个市值瞬间被转出,接近于零。

2018 年,西安受害人张某涉嫌电脑非法入侵。比特币以太坊等大量虚拟货币被洗劫,市值超亿元。

2020年,南昌警方破获一起涉及近1450万元的区块比特币盗窃案。该案已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

......

虚拟货币被盗事件频发,国家对虚拟货币国家一直持消极态度。受害者往往选择“承认自己倒霉”。受害者的这种心理给了许多犯罪分子利用的机会。那么,靠盗窃虚拟货币真的不行吗?如果发生虚拟货币损失,会受到法律保护吗?

虚拟货币的法律属性是什么?

数字货币作为区块链代币之一,在我国被称为“虚拟货币”。虚拟货币的制定最早见于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 2013 年 12 月 3 日委托。银发 (2013)289)。

《通知》指出,“比特币虽然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并非由货币当局发行,因此不具有法定补偿、强制等货币属性,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意思是,比特币应该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同等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该在市场上作为货币使用....... 各部门、金融机构、支付机构在日常工作中要正确运用货币观念,注意加强社会公共货币知识的教育,融入正确认识货币、正确看待虚拟商品和虚拟货币、理性投资、合理控制投资风险等观念将维护自身财产安全纳入金融知识普及活动内容,引导公众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ts。”

《通知》的主要目的是防范比特币风险。文章首次提及虚拟货币,最初将其定位为虚拟商品,否认其货币属性。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代币的非法销售和流通,即所谓的比特币和以太币等“虚拟货币”,是从投资者那里筹集的,……用于代币发行融资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是由投资者发行的货币当局并没有得到法律补偿。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同等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该作为市场上的货币使用。”

《公告》将虚拟货币解释为并非由货币当局发行,而是由包括比特币和以太坊在内的市场融资实体出售的代币,再次否认其货币属性。

2021 年 5 月 18 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了《关于防范货币管理部门虚拟货币交易发行风险的公告》,不具备货币属性如法定补偿和强制性质等。它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该也不能作为市场上的货币。”

综上所述,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即虚拟货币是一种可以用于交换的虚拟劳动产品,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

因为虚拟货币是有价值的,并且被人控制,所以它也是财产。所有者有权占有、使用、获利和处分。

目前的监管政策仅禁止虚拟货币作为货币流通,禁止与交易所相关的业务活动,禁止银行提供与交易相关的服务,不禁止虚拟货币的获取和持有。在相关司法实践中,对虚拟货币的保护仍然是肯定的。

典型案例——虚拟货币被盗,可寻求法律救济

(2018)浙01刑结束333号

2017年5月8日凌晨,被告人丁某利用受害人程的事先知道的Ripple(网络虚拟货币)账户密钥,通过该密钥在网上登录了受害人的Ripple账户。窃取帐户中的 669,136 个瑞波币。随后,被告人丁某多次将被盗的瑞波币通过聚笔网、瑞波中国网关、瑞波狐网关等中介交易平台变现,获得赃款99万余元,其中95234元被骗走。被告丁某撤回。到他的支付宝账户,剩余的赃款因受害人投诉被中间交易平台机构冻结。被告人丁某在两个账户中剩余64.825 Ripple币,用于转移和出售被盗的Ripple币。事发后,公安机关从中间交易平台追回并查获赃款894366.73元。

法院认为币安被盗,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公告,禁止中间交易平台从事瑞波币等“虚拟货币”的平台兑换和交易。但是,在案件发生时,Ripple 仍然可以交易和交易。具有经济价值的交换可以成为盗窃罪的客体,最终认定其行为构成盗窃罪。

(2020)粤05刑10日结束

2019年2月26日,被告人李某和被害人周某在一家游戏充值工作室工作,负责处理以比特币为交易工具从国外网站购买苹果充值卡并转售给国内客户。被告人李某因赌博陷入经济困境,萌生了从受害人周某网站账户中盗取比特币的想法。同年4月16日至5月2日,被告人李某多次将受害人周某网站账户中共计1.91308比特币转入其网站账户,再转卖给他人换取现金。 4433元2.9元。被告人李某将这笔钱用于赌博。

法院认为,盗窃罪的客体是公私财产的所有权。比特币作为一种特殊的互联网商品,具有现金价值,属于他人的合法财产。因此,李犯下了盗窃他人比特币的罪行。其行为符合盗窃罪的刑事构成,应当依法追究盗窃罪的刑事责任。

(2020)沪0106刑初551号

被告人罗某于2019年4月19日至26日期间利用计算机网络漏洞,非法获取他人的管理权限,侵入受害人公司管理的服务器,多次窃取服务器中电子存储的虚拟货币。钱包中有 1,890,792.538 个泰达币。随后,被告人罗将上述泰达币兑换为虚拟货币、以太币和比特币,并将部分以太币出售给他人,共获利约90万元。

法院认为,公民的私有财产包括“个人依法拥有的股份、股票、债券等财产”。虚拟货币虽然没有实体,但具有与股票、股票、债券相同的属性属性。可以认定为受刑法保护的财产。罗先生的行为既违反了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也违反了盗窃罪币安被盗,应当以盗窃重罪处罚。

除了上述盗窃事件外,我们发现全球大部分虚拟货币盗窃案件都是由交易平台攻击引起的,即黑客利用交易所技术漏洞窃取了大量用户的虚拟货币。此类盗窃一旦发生,往往是由于技术、管辖权等问题难以查处,巨额损失难以追回。最后提醒:虚拟货币投资未知变数大,风险难以控制。请谨慎参与。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