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资讯 11个月前 manoon
0

一直处于合规边缘的币安在市场上再次受到美国监管部门的调查,但能否打消投资者在监管合规和交易安全方面的担忧,目前尚不得而知。此外,币安交易系统多次受到攻击,说明公司保障交易安全的能力有待提升。

全球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成为美国监管机构调查的“常客”。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近日,币安被指被美国调查。据报道,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正在调查未在 CFTC 注册的交易平台币安是否允许美国交易者购买衍生品。

币安回应称,币安每年都会被举报多次“调查”。 Binance.com交易所不服务美国用户,服务美国用户的Binance US也没有衍生品业务。

“被调查的原因是Binance可能违反美国法规,向美国公民提供数字资产衍生品。如果交易所想向美国客户提供其产品,必须在CFTC注册并申请“BitLicense” “某些许可证,没有这些许可证开展业务是重罪。”一位币圈人士说。

目前,币安在 2019 年 7 月宣布将全面上线杠杆交易。根据美国交易所 Binance.US 的官方网站,该平台支持 50 多种加密货币。但在此之前,由于合规问题,币安已被当地监管机构从美国市场清除。

这意味着在监管严密的美国市场,合规运营是众多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生存的第一要素。对于屡遭查处的币安,能否经得住当地监管的考验? ,还有待观察。

1

各国加强监管已成“常态”

数字资产交易所一直是各国监管的重点。据业内一份不准确的统计报告显示,整个加密资产行业合规交易所的比例极低,合规交易所占比仅为14%,合规成为主流交易所最敏感的痛点。

2020 年 4 月,币安宣布已支持韩国等五个国家的用户使用本国法定货币购买加密货币,中国不在名单之列。同年6月,中央广播公司发文称,此前宣布不再向中国用户提供服务的币安仍在提供相关服务。币安回应称,相关网站为测试网站,大部分用户来自埃及。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比特币和其他数字和加密货币正在全球范围内提供金融交易。与许多技术发展一样,这为美国及其盟国带来了潜在利益,但也成为寻求规避当前的金融体系和损害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的利益,为美国的利益提供了机会。”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也发表了评论。

不仅如此,加密经济也如火如荼。因经济全球化而猖獗的跨国犯罪和腐败,随着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的普及,更加猖獗,严重危害全球经济金融秩序

美国加密货币情报公司 CipherTrace 的 2020 年加密货币犯罪和反洗钱报告显示,2020 年,主要加密货币盗窃、黑客和欺诈的总金额达到 19 亿美元,是加密货币的第二高价值历史上的犯罪。高年。

和币安一样,很多数字资产交易所一直在推动很多小国获得法币牌照,并且还与全球很多执法机构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但是,它尚未获得任何主要国家的官方交易所许可证,也没有明确的合规主体,也没有固定的办公室。行业规则完全依赖于自律。虽然已经接受了监管,但合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洗钱犯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包括年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单位也可以构成本罪。 .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早在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通知》提到,参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需要普通人自行承担风险。

与初期的“野蛮生长”不同,为了不扼杀金融创新,各国纷纷探索出台新的法律法规。虽然目前各国的监管政策不同,但基本形成了传统的许可监管体系,沙盒监管和行业自律包含一个动态的综合监管体系,但交易伴随着巨大的风险,更不用说很多“加密”了。像币安这样的“财富机器”,在泡沫破灭中也难逃监管。

2

一旦“曲线”回到美国市场

事实上,对于任何数字资产交易所来说币安什么时候,美国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市场,因此合规运营无疑是前提。

“美国是世界上数字货币和规划的标杆,运营数字货币的门槛非常高。如果你想让美国公民在你的交易所买卖数字货币,你必须满足监管要求美国证交所(SEC)的“上述货币圈人士表示,”另外,每个州的监管政策都不一样,需要从每个州的金融服务局获得交易所牌照.”

根据 2018 年初对美国互联网用户的调查,5% 的美国人拥有数字货币,而 21% 的人正在考虑投资加密货币。数字货币持有量约1625万,是全球持有货币用户最多的国家。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根据币安联合创始人何毅的说法,“这个币安美国是由币安和美国公司 BAM 共同推出的。币安为区块链行业提供技术和运营支持,合作方全权负责。美国合规性以及与监管机构的本地化协调和沟通。”

目前无法通过公共渠道查询BAM交易服务的具体信息。公开资料显示,BAM仅在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注册为一家货币服务公司,地址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

实际上,币安选择与美国公司合作,将合规壁垒交给了更擅长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美国本土公司,相当于放弃了自主开拓海外主流市场的机会。

对于币安美国“曲线”进入美国市场,美国区块链行业独立投资人Jeffrey Wernick认为,“币安这样做是为了建立一个完全独立的美国交易所。因为Binance过去做过太多的欺骗和谎言,比如拥有大量的垃圾币,交易自己的账户赚取平台投资者的利润内幕交易等等。”

据了解,币安此前曾进入纽约州,但并未获得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NYDFS)颁发的交易所牌照。这种情况和币安在日本的清算完全一样。

在纽约州推出BitLicense数字货币合规牌照后,今年4月已有19家机构获得该牌照,其中包括欧洲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Bitstamp和美国最大的比特币公司Coinbase . ,但没有币安。

此后,Binance 宣布自 2019 年 9 月 12 日起,将停止向美国用户提供服务。当用户进入币安平台时,会提示平台禁止向美国用户提供服务,美国版Apple Store无法下载币安终端APP。

从多方公开信息来看,币安退出美国市场很可能无法满足监管要求。

据媒体报道,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 (OAG) 一直密切关注数字货币交易背后的操纵欺诈行为。 2018 年 9 月 18 日,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发布了一份关于“虚拟市场诚信倡议”的调查报告,点名了包括币安在内的多家交易所,并声称它们缺乏适当的投资者保护措施。很容易成为大玩家操纵市场的工具。但在报告调查阶段币安什么时候,币安以不在纽约州为由拒绝合作,因此被列为该州非法经营的交易所。

或许,正是基于之前的监管合规问题,币安坚定了利用本地服务提供商“弯道”进入美国市场的决心。

3

徘徊在“合规”的边缘

据了解,2017年7月,币安在中国香港正式成立。在经历了内地“九四”的严格监管后,币安将总部和团队搬到了东京,然后又搬到了新加坡。在中国大陆主要数字货币交易所因监管而关闭的半年内,币安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1000万用户,并创造了3.50亿美元的利润。据媒体The Block测算,币安2018年净利润约为4.460亿美元。

“币安最擅长把握监管趋势,其快速崛起是因为徘徊在监管合规的间隙期。”上述币圈人士表示,“在国内‘九四’监管后,币安迅速撤回东京,以确保交易的继续。同时,国内大部分交易所关闭,币安轻松接受了这些用户封闭式交流。”

事实上,选择一个不受监管或监管模糊的市场是币安快速增长的捷径。 “币安希望在海外开拓蓝海,并将扩展到非洲这些市场。”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早些时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一个地方不欢迎我们,我们真的不会去那里。”

目前,币安已在非洲、欧洲和新加坡建立了数字货币法币交易平台。 “币安还没有在美国获得加密交易的许可证,它获得的许可证只是来自马耳他等小国的许可证。”据业内人士介绍,“这些小国牌照的含金量大大降低,毕竟有的小国牌照只要几十万,赞助费就可以搞定。”

此外,币安的合作伙伴也一直处于不受监管的状态。 Binance 的银行合作伙伴是 Crypto Capital。 5 月初,两名与 Crypto Capital 有关联的人刚刚被指控洗钱。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美国纽约当局曾在起诉书中写道:“Crypto Capital,这家逃过监管的巴拿马公司,在没有任何正式许可的情况下,多年来一直为全球的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

“Binance 知道 Crypto Capital 不合规且有风险,仍然坚持与之合作。迟早会跟上 Bitfinex(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脚步。”某基金的创始人杜宇说,但币安并没有得到它。选择是因为它无法与合规银行合作。

4

安全痛点制约币安?

2019 年 8 月 23 日,这一天注定会载入数字资产交易的历史。

数据显示,当日比特币正常市场价格为1.0200万美元时,有一笔0.32美元/比特币的交易,交易了45个比特币。换算成人民币就是以100元的价格购买价值315万元的比特币。

同时,另一笔交易以163以太坊为基础,以22.100万的价格兑换成人民币。 ADA 原价以 RMB0.35 出售。许多人在短短 5 分钟内就赚取了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利润。

“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没有问题。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亚马逊云服务器(AWS)的一个机房出现故障。”上述币圈人士表示,“第一个问题出现了,是币安,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上述说法也得到了币安交易所CEO赵长鹏在推特上的验证。他说:“因为亚马逊服务器AWS遇到了一些问题,主要是缓存服务,影响了全球部分用户。导致API出现error500错误信息,影响部分提现流程。"

不久之后,币安用户发现币安交易所突然暂停了所有币种的充提,所有用户只能交易,不能充提币。

实际上,虽然币安可以通过暂停充提服务来避免用户损失,但与之挂钩的交易者损失惨重。

据报道,BitMax 交易所的一些主要做市商已经锚定了币安交易所的价格。币安交易所使用的AWS服务器出现故障,导致做市商读取价格数据时出错。

“在这种极端的市场情况下,程序没有判断0.32 USD/Bitcoin的价格不合理,所以直接成交。”上述币圈说要315万。人民币换来了100元的重价。

与此同时,微博上也出现了“币安币价导致量化过程出现问题”的说法。一位自称是量化公司员工的微博用户表示,“正是币安推送给量化程序的数据导致了亏损的发生。”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其实,之所以会出现服务器故障等低级错误,导致交易数据失败,与币安长期以来在交易安全方面的弱点不无关系。

同年5月8日,币安遭遇黑客大规模系统攻击。黑客获得了大量API密钥,谷歌验证了2FA码等信息,一次性提取了7000BTC。受此消息影响,当天BNB暴跌20%。

北京联安指出,Binance 的服务器存储了 API 交易密钥和谷歌验证的 2FA 代码。盗窃很可能是由于黑客在 Binance 的内网上进行了长期的 APT 渗透,而不是单个或批量。用户被钓鱼病毒入侵。

“我们也向币安发出了警告,但它仍然受到攻击。”安全团队负责人冯思哲表示,当提现达到7000比特币时,币安的风控系统并未发出有效警告。 ,可见其自身的安全预警系统存在严重缺陷。

在他看来,币安被攻击的主要原因可能是黑客入侵内网,窃取了大量关键信息。

“相比之下,安全性能高的交易所并没有受到损害。这次Binance被招募,表明其安全能力有待提高。”冯思哲说。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攻击并不是第一次。 2018 年 3 月 7 日,币安遭到黑客攻击。

同一天,部分API机器人遭到黑客攻击。黑客随后利用被盗币安账户高价收购VIA,导致VIA爆炸式增长,涨幅达110倍。受攻击影响,当天加密货币全线崩盘,BTC跌幅超过10%。

“我的账户里原本有 3 个 BTC,但所有的高价都被垃圾 VIA 取代,然后 VIA 归零。”在黑客中损失惨重的个人投资者陈泽无奈地说,“币安的解释是交易对手不是黑客账户,交易无法回滚,损失由用户承担。”

另一次攻击发生在 2018 年 7 月 4 日,Binance 被怀疑窃取了 7,000 个比特币。这个数字与今年5月被盗的数字完全相同。

事发后,币安一度否认盗窃,但最终迫于压力,币安发起了回滚交易,稍微平息了投资者的愤怒。

据悉,回滚是指交易所发生异常情况后,在一定时间内取消所有交易,使所有账户的资产能够及时返还到某个时间点,以便解决因交易所问题造成的各种损失。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回滚仅对未从交易所提币的用户有效。一旦用户提币,交易所将无法收回用户的资产。”被盗的45比特币被撤回,所以即使交易所回滚,这45比特币仍然无法找回

有消息称,币安的安全系统仍在其团队开发中,多次攻击表明该团队保障交易安全的能力有待提升。

4

我们一直在大陆收割“韭菜”

虽然币安在监管合规、交易安全等方面存在诸多隐患,但币安在中国大陆市场依然难以割舍。

其实,这家成立于2017年7月的数字资产交易所,一向以敏锐的嗅觉着称。规避中国大陆“9.4”监管新规后,迅速将香港注册地移至日本东京,避免了国内监管更严被关停的命运。

“2017年‘94’事件期间,国内币市风起云涌,交易所关闭,大量用户无处交易,币安迅速出海,弥补了这一空缺。”上面提到的币圈说,这也是一种货币。安西成立仅半年多,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交易所。

“因祸得福”的币安,在保住全球最大交易所币安地位的同时,也不忘主动迎合大陆监管政策。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2018 年 2 月,币安主动暂停了对中国 IP 地址的服务。其郑重发布公告称:“币安遵守各国法律法规合法经营。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对中国大陆用户提供服务。”

对此,在币圈人眼中,币安有更多的元素可以展示。 “因为币安已经不在中国了,它的服务器遍布世界各地。大陆监管机构对此无能为力。”

不过,上述做秀的说法也得到了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的话的证实——“给中国政府面子!”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事实上,币安真的不想放弃中国大陆市场。在做节目给中国面子的同时,暗地里,大陆的“韭菜”们依然没有拒绝,甚至还教老用户如何登录网站保持正常使用。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币安的节目水平绝对是一流的!虽然郑重表示不为大陆用户提供服务,符合监管要求,但换一种方式还是可以正常使用的。”监管部门屏蔽这些海外交易所的网站是没有用的,因为只要换个新域名就可以重新登录。

币安“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一直延续到现在。据币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仅2019年前8个月,币安就在内地共举办了8场IEO,多个时期都有直播给大量中国用户,为社区营销预热.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以上统计不包括Telegram、Reddit等海外平台。他们主要统计其联合创始人何一在国内媒体和社区AMA的直播。

同时,从2019年5月开始,币安将不再直接限制中国用户参与IEO。币安5月16日宣布,Launchpad新项目Harmony的代币销售将于2019年5月28日14:00开始以抽签方式进行。受限制,不包括中国。

各国加强监管成“常态”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能否经得住监管考验

事实上,币安放宽了对大陆用户的销售限制,加大了对中国大陆市场的开拓力度,主要是受此前美国当地监管合规的影响。

2019 年 6 月 14 日,Binance 宣布已更新其使用条款,其中特别包括对美国个人和企业交易者服务的限制。数据显示,币安40%以上的交易量来自美国市场。

“Binance停止向美国用户提供服务,这将导致Binance损失40%以上的交易量。因此,Binance不得不再次关注中国市场。”上述币圈分析师表示。

据了解,币安在2017年搬到日本东京后,在中国的上海和北京都设有办事处,而北京办事处则位于望京地区。 “目前币安正在大力组建中国团队,其国内招聘以内部推荐为主,国内各大招聘网站都没有与币安相关的招聘信息。”上述币圈说。

显然,币安国内的主要公司和空壳公司都没有披露,这意味着目前币安向国内用户提供的服务是不合规的。

——结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包括图片或视频)由自媒体平台“网易”用户上传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