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

资讯 9个月前 manoon
0

开箱通知。

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

李湘在饼干店群的交易过程截图。

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

李想给没有发币的客户发补偿金的截图。

浙江杭州曝光了一起用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两名“搬砖工人”趁着“类未来”交易的低价借币支付利息作为“诱饵”,盘旋7000多比特币,目前被警方拘留

“我在2017年接触过比特场外交易,但今年被骗超过200万元。”王哲(化名)是资深比特币“搬砖工”,即低买高卖比特币场外交易员。在比特币供应链的“上位”位置,王哲也在低买高卖的“搬砖”业务中获利。他曾经觉得和同龄人交易很舒服,直到他被骗,“感觉就像银行破产了。”

但这并非孤例。在4月份曝光的杭州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件中,王哲并不孤单。有超过100名玩家。据玩家统计,有超过7,000个比特币。 ,涉案金额近3亿元。 “场外交易”的规模和形式震惊了整个“币圈”。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两名比特币“搬砖工人”分别是浙江丽水35岁的周毅和黑龙江勃利30岁的周毅。李想。在微信群中,他们通过“类未来”交易和借币返利,从100多个“搬砖工”中圈出7000多个比特币。其中,最“惨”的一个,被卷走600多比特币,损失近3000万。

据玩家介绍,本案涉及的7000多枚比特币中,只有不到90%发生在贷款返利业务中。借给周易的比特币没有追回,超过10%因为参与了其“类未来”交易,没有拿到币。

目前,第一批玩家已报案,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局已对周毅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事立案调查。针对目前案件的进展情况,杭州市滨江区西兴派出所5月21日回复新京报记者,周毅、李翔已被刑事拘留,将继续调查。

微信群QQ群“圈熟客”

低买高卖从各个平台的点差中获利,有的人一年赚几百万

杭州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几乎都发生在“烧饼店”和“明天会更好”两个微信群中。周毅和李翔是微信群“明天会更好”的交易员。他们通过近两年及时兑付货币所建立的商誉和低价“期货”所建立的价格优势,圈出了一批老客户。

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

具体的交易流程是,如果买家A认为周易和李翔的价格合理,就会用微信或者QQ私聊。经确认后,银行转账至指定银行账户。 1-2天后,周易将比特币发送到A的指定地址。 A 通过他的钱包地址看到收到的比特币。

比特币交易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比特币地址,地址之间可以互相转账比特币。比特币交易必须经过系统确认 6 次方可入块。

张明(化名)是烧饼店微信群的“常客”。他告诉记者,“在周毅和李翔加入之前,我在烧饼店群里交易了一年多。后来我在群里观察了半年,觉得靠谱。我的第一个与两人的交易是在去年夏天,然后我每周都会和他们购买比特币 3 次,直到今年 4 月他们失去联系。”

他回忆说,“每次(两个人)的交易金额在两三百万左右,过去一年的累计交易额已经上亿元。他们的比特币价格非常低。它还赚了近一百万”。

还有很多类似“冰冰店”、“明天会更好”的比特币微信交易群。国内比特币交易所关闭后,不少比特币“砖家”转向微信群和QQ群进行线上一对一交易,零手续费。这样的群体往往是“熟人圈”,有了一定程度的信任,才可以开始“先付钱,后打币”的交易方式。他们主要靠在各大平台之间徘徊,赚取平台之间的差价来赚取利润

据新京报记者观察,目前仍有不少微信群涉及比特币场外交易,但群名并未提及“比特币”,而是使用“饼干”、“梧桐”等. 代号。在数百人的群体中,“交易者”会直接出价“39250 10”和“40250 20”,意思是“我要以39,250 元的单价买入10 BTC”和“以39,250 元的价格卖出20”。 40,250。比特币”。如果有人有购买意向,他们会与交易者私下交谈。

不过,加入上述微信群并不容易。需要提供个人身份证/护照信息,并取得群主的保证后方可进入。

当记者申请比特币微信群为“交易员”时,微信群主告诉记者,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向群主提供币圈所谓的“KYC信息”,即就是,身份 身份证/护照的正反面,以及持身份证/护照的人的三张照片;第二点更重要,获得群主的信任,让他们愿意保证你加入群。

“因为我把你拉进群里,就等于给了你一个保证。如果你拿着别人的钱跑了,你必须根据这个信息找到你。”上述群主说。

“类期货”交易模式

收到货款后1-2天发币单价比即时交易便宜100多元

“不同于单手支付和单手货币兑换的交易模式,周易等人卖出的‘期货’在收到钱后仅1-2天发行。平均一个比特币将比即时交易便宜100元。150元。”不少玩家告诉记者,“这个价格很诱人,很多人都是提前预定,然后找下家赚差价。”

正是这种基于一定价格优势的“类未来”交易模式,让周毅和李想迅速走红圈。与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进行如此大的交易,依旧是“先付钱,再玩钱”的方式。这个型号在圈内很少见。

张铭被认为是较早接触比特币场外交易的“搬砖工”。他第一次接触场外交易是在2017年,他告诉记者,他观察了周易和李翔近两年,发现他们每次在群里有大货,发货也很及时,有没问题,而且他觉得两人的名声不错。 , 开始与他们交易。

在圈内有一定渠道和“口碑”的“比特币OTC交易者”,在比特币供应链中处于“上位”位置,通过收取担保服务费或利润为其他“搬砖工”服务交易点差。

由于全球各个比特币交易平台市场行情不同,价格也存在一定差异。 “搬砖工”在各大平台间穿梭,赚取平台间的差价来盈利。 “搬砖”的具体形式分为:国外平台与国内平台之间的“搬砖”;以及国内平台之间的“搬砖”。

张明透露,2017年他在微信群里买了35个比特币后,看到当时的价格低于韩国最大交易所Bithumb的报价,于是及时在Bithumb上卖出并获得一次性利润。 3.500 万美元

“后期,周毅不常出现在群里,李翔饰演的是周毅的下家人,从周毅这边,他拿了比特币到群里卖了,一个币就可以了平均比周易贵,十块钱。张明透露,汇款账户是周易指定的银行卡号,李翔只是帮周易数了笔交易次数。

借币投利息“诱饵”

近90%的玩家参与贷款付息业务,单一币种每天赚取100元利息

除了上面提到的比特币“类似期货”的交易外,周毅两人还开展了“借息返利”的业务,即从微信群熟人处租用比特币,并承诺高价支付兴趣。据悉,单个比特币的日利息可达100-120元。

张明透露,涉案的7000多枚比特币中,只有不到90%是为了日常利息,并积极将比特币交到两人手中。最终,他们无法让他们回来,因为他们“跑掉了”。超过 10% 的人因为参与了其“类似未来”的交易而没有获得硬币。

另外,有本案玩家告诉记者,他们之前给过周毅买比特币的钱,但在发币的时候,周毅和李翔也问他们:“币急吗?我不金币不多,不着急就借给我,我天天给你利息。”

不过,据记者了解,这些玩家大多不接受租借返利,而是敦促两人尽快发币。然而,在多次催促后,周毅两人只是私下给催促的客户微信转了一笔“补偿金”,称“硬币很快就会发出,请稍等”。

选手王平(匿名)告诉记者,4月5日,他还收到了700元的赔偿金。 “我知道当时其他人也收到了赔偿,有的几百元,有的几千元,但后来钱没有转,硬币也没有再寄过来。”而后来购买金币的玩家则没有。得到所谓的“补偿”。

从“好名声”到失去联系

周以曾拉群说明得知报道后失去联系

得知商贩拿钱“跑路”后,让“搬砖工”王哲“绝望”的是今年(在其他地方)被骗了两次。被周易、李想等人“一网打尽”的60万人,今年已经被骗了200多万。

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

从今年4月开始,张明也发现,一直按时交钱的两人开始以各种理由拖延。

一开始,张明并不着急,“毕竟他们两个名声不错”,甚至在第一批比特币还没到账之前,他就花了近百万买了几十个又是比特币。在这两笔交易中,他分别从周易和李翔手中购买了85个和25个比特币,累计金额超过400万。

但是离应该发币的时间越来越长,他渐渐觉得“出事了”,“没想到我在微信群里问的时候,竟然有这么多人没有拿到“好久不见。当时他就觉得情况不对,太好了。”张明说。

另一位玩家告诉记者,在花了40万多买比特币两天后,当被问到为什么李翔没有按时发币时,周易被直接拉到了一个100多人的“维权团”。 ,没有再解释一句话,也没有提到任何补偿,她说她“脸盲”。除了周毅和李翔,所有所谓的“维权团体”都是没有按时收到比特币的买家。

在“维权群”中,周毅发布了一个名为“Mason”的微信对话,向大家解释说,周毅声称“Mason”位于巴西,比特币交易无法正常进行是因为巴西环境混乱,导致无法支付。

4月14日,周易在维权群发视频,再次给出一套赔偿方案。视频中,周毅表示,两人暂时欠了太多比特币,但“还能赚钱”比特币交易时间,所以会把每天赚的5个比特币的利润返还给大家,违约给大家比特币正在慢慢得到回报。不过,群里不少人表示不再相信两人,“我觉得这只是在愚弄我们,我不接受。”张明说。

“梅森”究竟是何方神圣,与周易是什么关系,是否真的存在,大部分玩家都不知道。虽然后来有玩家说要和梅森取得联系,但在对话中,梅森表示确实接受了周易的期货,并声称所有币都给了他(周易)。

此后比特币交易时间,当小组得知有人决定报案时,周毅和李湘“失去了联系”。

初步调查

杭州警方立案调查。玩家对“非吸收”的定性存在争议

“截止到4月10日,我已经等不及了。我在交易群里说两个人没有发货,发现这么多人没有收到硬币。当时我觉得情况不好,我当即决定回国报案。”张明说,他也是第一个报案的人。

4月16日,20余位买家决定前往杭州报警。

根据立案通知书,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局针对周毅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符合刑事立案标准,已立案侦查。有玩家透露,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李翔也在5月初被公安机关抓获。

在维权组,记者观察到,玩家最关心的是如何定性案件。他们对目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定性表示不满,“两人因巴西问题而无法发行硬币,说他们没有故意作弊的说法是吹毛求疵。”

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

》通过与律师的沟通,我发现难点在于,一些被迫接受贷款关系的买家很容易被认为是自愿的贷款关系,难以合法认定不吸收关系。”一位买家告诉记者,担心。

“我们只是想向警方提供更多信息,以证明他们知道他们在 3 月初无法发行硬币,并且随后的交易不仅非传统而且具有欺诈性”,几位买家表示。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与集资诈骗的区别在于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凯曾公开表态。

徐凯分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简单的说就是金融家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时,不符合向不特定人披露融资的条件,其目的不是占有你的钱或财产。融资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如果融资人从一开始就打算以诈骗你的财产为目的非法集资,则构成集资欺诈。

在维权组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由于时差的关系,有些人几乎一天 24 小时都在讲话。他们继续在群里反馈,谁会回国报案。他们也会在小组接受案件时讨论警方的反馈意见。意思。

针对目前案件的进展情况,杭州市滨江区西兴派出所5月21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目前周毅、李翔已被刑事拘留,将继续调查未来。

风险和法律边界

“基于比特币的场外交易难以获得法律认可”

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在微信群中也可以进行大额交易,这无疑为诈骗、非法集资等犯罪提供了机会。那么,比特币场外交易的法律边界在哪里?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所所长肖萨表示,此类行为的法律后果尚不确定,附带个人发行是合法的,以此为业务的行为可能涉嫌非法经营。

早在2017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就发布了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风险的提醒。提醒投资者通过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参与投机炒作,面临价格大幅波动、安全风险等风险,并指出各种所谓“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在我国建立没有法律依据。

据openlaw统计,与“比特币”相关的法院判决共有461件,而文件判决时间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与比特币相关的判决数量急剧上升,其中5件年分别为 9 和 26 年。 , 54 件、120 件、216 件。

案由显示,与“侵犯财产”相关的案件数量为153起,占比最大。其中,认定盗窃案98件,认定诈骗案37件。

除了明确禁止的 ICO,目前比特币 OTC 交易是否合法合规?

2013年,我国对比特币本身的法律属性给出了明确的定义:特定的虚拟商品,即对其“财产”地位的承认。 2017年10月1日实施的《民法通则》重申虚拟财产受中国法律保护。

小萨据此分析,在我国持有比特币是合法的。

在我们国家兑换比特币是否合法?小萨认为,个人之间偶尔的交流是合法的。在她看来,我国法律中的“所有权”包括“处分权”这一重要权利。如何处置是业主的私权,其他人无权干涉。

但是,如果将比特币作为一种金融产品,作为一种业务从事撮合赚取差价的行为,则可能涉嫌违法犯罪,具体而言,可能涉嫌非法经营根据刑法第225条罪。

根据张明凯的《刑法学》,非法经营罪所保护的合法利益是市场经济秩序。不允许有违反国家市场经济管理规定,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严重危害市场经济发展的行为。

小萨表示,在与团队其他律师(前刑事法官)的交流中,他认为,出于刑事政策的考虑,对于一些将比特币作为买卖交易的人来说,赚取差价,造成重大损失客户,造成严重后果行为的,不能排除依照刑法第225条第4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违法经营行为”的规定向最高人民法院举报,并最终认定某种行为构成“个人认可”形式的犯罪​​。

发生法律事件后,如果上报最高法“个人要求”,他们将如何在市场上对此类行为(信息匹配、直接交易对手等)进行表征,以及是否将重点放在现状、政策和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义表示,从目前国家监管政策来看,国内比特币交易违反国家监管政策,基于比特币的场外交易难以得到认可依法依规。

基于比特币的场外交易有很多,期货类和证券类的交易形式也很多。一旦发生纠纷,投资者会遇到以下困难:一是法律证据难以获取,因为网上交易通常以数据的形式表达,证据难以修复;二是国内法律对此类交易基本持否定态度,国家多次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如果投资者参与交易,他们很可能不得不承担。风险。

王德义表示,他了解到一些网络平台通过虚假交易骗取玩家的比特币,实际上侵犯了比特币玩家的财产权,他认为法律应该保护玩家的财产权。

新京报记者张树新撰B04-B05版

B04-B05版图片/受访者提供的图片

报告/反馈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08-22 2:02:00。
转载请注明: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