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挖矿”商业模式的所有思考:红杉起诉币安、红杉、业内

资讯 9个月前 manoon
0

文章|《财经》硅谷记者刘红军

编辑|宋伟

“我们直接去找总统,通常比较难找;现在有20多个国家积极找我们,但我们谈不上。”

在上一轮加密货币牛市中,赵长鹏和他创立的币安成为了传奇:六个月内,币安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交易所,最近两个季度的利润高达1. 5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高于成立148年、拥有10万员工的德意志银行同季度利润。

今年春节,福布斯杂志发布了首个加密货币榜单。 41岁的赵长鹏位列第三,成为世界前十名中唯一的中国人。当时,他的个人净资产估计在1.1-200亿美元。巨大的财富效应,加上持有币权的交易所,赵长鹏已经成为区块链世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过快的开发速度也给币安带来了很多问题。在安全性方面,黑客通过钓鱼网站获取了31个币安账户,并通过操纵币价,带走至少7亿元人民币。红杉起诉币安违反“排他性协议”,估值快速上涨成为导致双方分歧的核心原因之一。此后,币安公开挑战了业内罕见的顶级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持有区块链项目的“生死特权”,得罪了很多缺乏有效监管的区块链行业朋友。证券、投资、上币,所有这些纷争,让赵长鹏和他的币安成为了风暴的中心。

登上福布斯封面后,赵长鹏很少开采访。以商业模式创新着称的FCoin出现后,其单日交易量迅速超过全球第二至第七大交易所的总和,几乎所有中小型交易所都纷纷效仿。赵长鹏开始在微博上发文,以“资金”和“高价ICO”攻击“交易挖矿”模式。

无论是出于危机感还是对交易挖矿模式本身的质疑,赵长鹏很快接受了《财经》的专访。在本次采访中,他谈到了近期“交易挖矿”的商业模式。全心全意,详解币安上币规则之谜,解答近期所有对币安的疑惑。

关于交易挖矿模式的问题

“如果它从长远来看会崩溃,它会在早期运行得比任何人都快。”

金融:最近大家都在谈论“交易即挖矿”的模式。币安还发布公告称,它将联合 1,000 家交易所来做到这一点。现在情况如何?有多少人参与?

赵长鹏:挖矿交易模式行不通。从长远来看,这种模式会自行崩溃。我们当时宣布,做千家万户不是开玩笑。如果这个模式真的有效,那么我们就会向别人学习,我们会很快跟上。但是,根据目前的研究,这种模式肯定行不通。

金融和经济:为什么行不通?

赵长鹏:从长远来看btc币安,估计几十天后就能完成挖矿。每个人都想分红,没有人愿意支付千分之一的费用。持有这个币的人可以获得分红,但是如果没有人交易,分红回报率也很低btc币安,人们不会持有这个币。这时候,别人就会卖掉它。当它被出售时,硬币的价格也会下降。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根据币安目前的交易量,我们现在有接近 1000 万用户。如果你每天的收入是 1,000 BTC,这已经非常高了。他们现在刷出来的金额是假的。 即使收入是1000 BTC,那1000万人每天也只能得到1/10,000 BTC,这对于转账费来说是不够的。中国人特别喜欢分红。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根本没有钱。从长远来看,这种模式是行不通的。

短期来看,这种模式是行不通的。如果交易手续费为100 BTC,则将100%的分红分给他人;但同时,平台会再发放20%的介绍人作为介绍费;同时,平台将额外发行100BTC等值的平台币给他人。团队已解锁。如果有人刷了100 BTC并支付,解锁金额是平台币的220%,220:100,价格肯定会下跌。

现在好像还有20%的介绍费可以赚,拿到就卖,拿到就卖。这比任何人都可以出售它的速度要快。所以现在价格很明显,每天都在下跌。偶尔跌至底部并小幅反弹,这是非常正常的市场反应,但不会反弹。

这个模型很聪明,偷了概念,包装很好。它实际上有什么作用?平台币零成本发行,搞清楚这个模式是骗不了人的。

Finance:那你当时为什么要发布这样的消息

赵长鹏:商业模式你不能阻止别人抄袭你,商业模式不是竞争优势。好的商业模式,别人马上就会复制,真正的障碍在哪里?这是您的技术、产品和服务。别人要抄,还真得费点功夫。

其实一周前,我并没有想得那么清楚。 OKEx 说,如果有 100 家公司,我们将创建 1000 家公司。这个模型可以被每个人复制。单独的模型是行不通的。一旦千家公司被稀释,肯定没办法(对付),长期竞争还是要看产品。

Finance:现在发布后,有人跟进吗?你会继续这件事吗?

赵长鹏:是的,找我们的人很多,推之前我们会看的更清楚。我应该考虑得更彻底,但如果有什么我没有想清楚的地方,我们会继续观察一段时间,目前还没有很强的进步。

金融:相当于暂时搁浅?

赵长鹏:现在我正准备和别人谈谈,这也是时候了。发送数据时,看有多少人愿意合作。现在想合作的人很多。没关系,先看看吧。

财务:是多少?你能透露一个粗略的数字吗?

赵长鹏:数百个。

财经:你刚才提到FCoin是刷卡更新的,你有什么依据?

赵长鹏:这是他们都承认的,这是一个非常公开的事情。以前刷量应该是很不好的行为,但现在他公开表示,我会去做,或者我鼓励用户去做。他的结构是鼓励用户这样做。交易所不会这样做,但用户会这样做。一般来说,能抢到我钱的人,我给他50%,大家都抢钱。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很明显他们正在这样做。

金融和经济:他们也提出免除上市费。你怎么看这个倡议?币安会跟进吗?

赵长鹏:关于挂牌费,他还讲了一个很美的故事。他说,我免了上币费,上币不收费,但是你要压币。如果之前按200万,这两天已经跌到50万了。这不是成本吗?最后解锁的时候,你也会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他们说这是一个基于社区的交易所,他们已经设立了一个稳定基金。稳定基金的概念是什么?既然你是社区交易所,为什么还有一笔由基金自己控制的交易?稳定基金是一个以社区为基础的基金。谁决定买卖,什么时候重新开放,什么时候不重新开放?你投票吗?或者你自己决定。如果你自己决定,这怎么能称为基于社区的交流?

里面有很多概念,包装上说的很好,但其实问题很大。这种模式在国外根本没有推广,只有中国才有。中国羊毛党特别多。中国人喜欢趁小便宜,经常趁着讨价还价的时候自尽。我猜这个模型很快就会消亡。

Finance:这个模型出来后你紧张吗?还是你紧张?

赵长鹏:我们会研究每一个新模型,我们的团队也会研究它。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没看出漏洞,看了很久才看到。很有创意,看透了,核心价值还是太少了。如果长期会崩盘,前期会跑得更快。

我发微博后,很多人骂我。是早期参与,跌倒赔钱的人。他认为是我说的,导致他们赔钱。他们现在很着急,要找人来接他们。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金融:这种模式在第一步帮助他们获得了知名度,但他们可能不知道这种模式是否可以持续下去,他们仍然需要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您认为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赵长鹏: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一定是交易的产品。好不好,快不快,会卡住,稳定,不稳定,安全。交换是一项困难的业务。交易所的核心价值包括安全、产品、服务和客户服务。当你有 1000 万用户时,你如何做客户服务也是一个挑战。

另外,名单上的币种是一致的。你不能乱用货币。你是个垃圾场。其他人不喜欢在垃圾场交易。

说说交易所的暴利

“商业模式越简单,越直接越好。转身的方式只能吸引一些逃跑贪便宜的人。”

金融:一直是这么多人想做交易所的原因,因为交易所的利润非常可观。一是挂牌费,二是手续费。不管这个模型是否依赖于它。其实现在很多人都提出免手续费,或者免币费,但这也是小交易所竞争的一种策略。现在价格战又打响了,会不会成为改变高价交易所时代的转折点?

赵长鹏:大部分交易所都是亏本的,交易所行业并没有暴利。

金融:每个人都想成为领导者。

赵长鹏:谷歌也很赚钱,Facebook也很赚钱,但是做社交的时候很多人没有做搜索,都赔钱了。做任何行业的世界第一,只要你做到最好,那么你一定会赚钱。行业本身并不暴利。大家都认为我们暴利是因为我们的量增加了。

每天至少有 20 到 50 个新的交易所推出,这加强了我们的地位。随着新的出现,他们要和成千上万的小交易所竞争,所以难度更大。

财务:您有没有计划改进关于上市费用和手续费的政策?

赵长鹏:没说我们的上市费是多少。项目方都告诉他们愿意支付多少。

金融:我看了你Linkedin的描述,让项目方填币费,问题是,你真的填0吗?

赵长鹏:0的好币也很多,我们绝对愿意免费使用以太坊和NEO。我们不能处理垃圾项目。

唯一关心手续费的人是一群中国羊毛党;那些认真交易的人,我们的手续费大约是十分之三,他们根本不在乎。就算我们100%返还,你一天5毛钱,你觉得你在乎吗?

听起来不错。它不赚一分钱。这是一个志愿者项目。他有没有干过我们?做不到。美国为何如此强大?它的利益受到约束。为什么美国制药公司特别强大?因为美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特别好,只要他一拿到(知识产权)赚十年二十年的钱,就敢在前期投入这么多钱研究医学。

财经:我可以为你总结一下吗。在这样的市场中,现在币安对上币费和手续费没有明显的政策变化?

赵长鹏:我们现在的政策很合理。

金融:除了上币费和手续费,交易所还有哪些无形的商业模式?

赵长鹏:如果交易所真的收费,到处都可以收费。您有交易费、货币上架费、充值费和提现费。

我喜欢尽可能简单的商业模式,越直接越好。我们透明地赚钱。如果您愿意付费,请使用我们的服务;如果觉得太贵,可以去便宜的地方。能。一波三折,那些只能吸引一些贪小便宜的人。

说说币安乌干达站

“20多个国家来找我们,但我们不能谈论它”

金融:祝贺币安乌干达今天上线。您是如何与乌干达政府取得联系的,您是如何突破与他们的合作的?

赵长鹏:我们一直都是被动的,因为我们直接去找总裁,一般比较难找;如果对方上门,那我们最好联系一下。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 20 多个国家来找我们,但我们不能谈论它。那么我们来看看每个国家对区块链的理解或支持,他们的政策是什么,政府沟通渠道越通畅越好。现在我们选择了四五个国家开始。 .

乌干达有几个地方意义重大:第一,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我们选择乌干达的时候,控制度比较高。从传统金融的角度来看,这个市场非常不发达。乌干达只有 11% 的人拥有银行账户。这是一个传统金融体系非常薄弱的​​国家。

其次,在其他市场,传统的金融体系是建立起来的。我们只添加了一个数字货币和一个区块链;这意味着我们甚至必须重新设计传统部件。覆盖深度会更深。

第三,如果纯粹为了盈利而赚钱,在发达市场赚钱最快。欠发达国家有发展空间,我们对社会影响更大,正面影响最大。我对种族没有任何评论。我总是说我是一个相对标准的世界公民。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人,所以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

金融:您刚才提到他们只有 11% 的银行账户。因为币安是一个交易所,所以这个金融生态中会有很多机会,包括支付、数字货币和网上银行。除了交换,你还会做其他事情吗?或者还有其他业务发展吗?

赵长鹏:人还是要专攻。我对交流比较熟悉。你说我们在支付等方面不强。在其他方面,我们会邀请合作伙伴加入我们一起建设这个行业。

金融:你们是通过投资邀请合作伙伴,比如币安实验室,还是通过合作?

赵长鹏:我邀请他们,如果你去非洲,他们可能会去看看,如果他们认为他们能做到,那很简单。这真的是一个口头邀请去做。 NS。我们对项目进行了评估,我们肯定想投资一个好的项目。我们两者都有。

金融:投资基金现在有多大?

赵长鹏:我投资了八九个项目。近一个月来,投资速度还是很快的。

金融:您的加密货币资金总额是多少?多少亿个目标?

赵长鹏:我们当时的目标是投资10亿美元,平均项目规模在500万到1000万之间。

金融和经济:回到仅仅与国家政府合作。你提到有四到五个国家。剩下的国家有哪些?

赵长鹏:马耳他、乌干达、泽西、亚洲已经正式对外开放。亚洲还有两个。

金融:都是有法币接入合作,还是会有其他合作?

赵长鹏:第一步是法币的准入。获得世界上所有法定货币的机会越多越好。

谈谈合规性

“大国的牌照很复杂,机构多,顾问多,而且预先设定的费用也很贵,费时费力。Coinbase有很强的优势"

金融:在合规方面,我也注意到Coinbase在美国申请了很多牌照。我也和一些在美国做量化基金的人聊过。他们认为这是在美国。一旦获得 Coinbase 牌照,华尔街的一些对冲基金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进入市场。如果这群人进入,你认为市场会变成什么样?

赵长鹏:这群人进入市场会很好。这群人的资金量非常大。它们可能占这种数字货币市场价值的百分之几。数百亿美元的基金有很多,一只基金可能和当前数字货币的总市值差不多。他们不能这么猛地进来,他们会继续进来。

财务:你收到这个信号了吗?

赵长鹏:是的。每天我都发现自己,我想用这些硬币来购买比特币。每一个数字都是天文数字,我震惊得睡不着觉。最近,有人想购买数十万比特币。数十万比特币是什么概念?比特币一共有2000万个,大资金在进场,但是进场很慢,因为他们想便宜买,大家都想便宜买。我完全不担心这个行业。未来还有几千到几万次。我们才刚刚开始。

金融:我个人的一个想法是,因为有这些大资金,在美国市场首先要做的就是安全。因为这些都是LP的钱,所以在合规方面会有很多的考量。在这种情况下,像Coinbase这样申请了牌照的交易所会更有优势吗?

“交易挖矿”商业模式的所有思考:红杉起诉币安、红杉、业内

赵长鹏:Coinbase 已经在美国申请了一些牌照。他们一定有很强的优势。他们也在做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么大的国家,牌照很复杂,机构多,咨询师多。预定的费用也很贵,也很费时费力。他们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但这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行业够大,就是你啃这块,我啃那块,挺好的,他们做的很好。

做这种事情的人都是在为这个行业增值,都是为了这个行业更好的发展,我非常支持。那件作品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他们做了之后,大资金进来之后,即使在那里交易,钱也会慢慢渗透到其他地方,这对整个行业来说肯定是好事。

关于上市

“上币是核心原则,我们从来没有上币”

金融:Binance 有一个审核团队。货币上市时,他不会与外界联系;但就个人而言,你认为你是一个更心软的人吗?例如,如果你有很多好朋友或帮助过你的人来找你做listing,你会怎么做?

赵长鹏:我是一个从不心软的人。我平时性格比较软,说话也不错,但原则上不会让步。上币是我们的核心原则,也是保护用户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既然有人要我列出钱,我还是要填表。如果说一定要跳线,后面的队伍就很难领先了。对我有点了解的朋友,我给他们解释一下,他们都明白;就算他们不明白,我是技术出身,情商略低,经常得罪人,但我绝对不在乎。

我们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这个圈子比较小,尤其是中国人,外国人也很了解。中国也是一个重视人际关系的社会。中国人经常来找我。他们中的一些人以前甚至可能帮助过我。他们来拿这个货币,问他们能不能帮忙?我说这也没办法,有时我很不高兴,甚至在外面说我的坏话。那些说我们上市有问题的人,基本上是做不到的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能上市的人说我们的上市资金有问题。

金融:业内有句话叫币安上市靠运气?

赵长鹏:不是运气,而是几率很小。

金融:你非常重视好币,你如何定义“好”?

赵长鹏:量好硬币事后容易,事前难。

好币是一直在升值的货币,其价值一直在不断的升值。一个好的团队非常重要。这支球队必须能够冷静下来,做好一件事。以前卖过公司,以前成功过,跑路的可能性不大。它有产品。有了产品,就要有用户。

所以在审核的时候,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方法,但是我们不使用硬指标,比如用户数达到10000。如果说我们有这个硬指标,我们是不会对外公布的。这是一个黑匣子。

我们的审核团队永远不会与外界联系。之前有人找到我说我会给你2000万美元,你帮我插队。他没有说一定要去,只是插队审核。幸运的是,我不需要钱。

财经:你很擅长杜绝感情纠葛和拖延症,但你如何防止内部腐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管理问题。

赵长鹏:这个东西有几个层次。最重要的环节是找到好人。他做这件事的初衷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把这件事做好,有理想。我们招人的时候,工资往往比原来的工资低,他愿意过来。他来了之后,他会多付一点奖金。

另外,从结果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一枚硬币的好坏,后面的结果就不好说了。币价下跌,他们的压力非常大。他们没有 KPI,人类的直觉是准确的。一个币上市后,一上来就会暴跌。当它出现时,这一定是一个问题。

谈谈国际化:

“很多人说我想做一个世界平台,但他不明白,他的思维方式仍然是一个地方的思维方式。”

金融和经济:你在很多地方生活过。当币安做出一些重要的决定时,这种思维也会在其中发挥作用。您能否介绍一下您在各个国家的个人生活经历?您从中学到了哪些灵感,这些灵感又如何影响您在创业过程中的选择?

赵长鹏:这个挺有影响的。自从创业以来,用户就是如此国际化。去过很多国家之后,我需要像我这样在很多地方生活过的人才来真正理解如何定义它。很多人说我想做一个世界平台,但他们不明白,他的思维模式仍然是本地思维模式。

当我们在一个国家的政策中遇到风险时,没关系,我们搬出去,我们可以迅速搬出去,我带一群人说,我们今天搬走了。这个决定并不那么容易。如果你自己没有在另一个国家生活过,现在你被要求去一个你不熟悉的地方,你不了解文化和语言,大多数人都做不到这么快。决定。

相反,国内很多交易所,虽然想抄我们,但他只是在国外注册了一家公司,服务器在国外,他自己也在国内,他的用户还在国内,他发了个公告,英文是从中文翻译过来的。

从小的生活经历在你的脑海里,你会逐渐对你的想法和所有事情有不同的看法。我可以飞到很多国家,我不介意飞到非洲。飞过来与他们沟通、交谈和坐下,需要20多个小时。这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你让我吃一个月汉堡我没问题,你让我吃一个月生鱼片我也没问题。在生活中,这种能力是从小培养的,国际经验对我们很有帮助。

财务:您现在有多少员工?

赵长鹏:核心团队大概有250个左右。我们有很多志愿者,但他们没有得到报酬。

财务:有多少志愿者?

“交易挖矿”商业模式的所有思考:红杉起诉币安、红杉、业内

赵长鹏:至少翻了一番。团队总共应该有500多人。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志愿者。这真是太棒了。

财务:当你想搬办公室时,你有 250 名员工愿意和你一起搬吗?

赵长鹏:我们是一个分散的,不是250个人在一起的。有些人在家工作,有些人在小办公室一起工作,有时一个人。我们有很多聊天群,都是群,各种讨论群,我们真的是一个非常去中心化、去中心化的组织。我不参与很多决定。他们会尽可能做出决定。

财务:您在多大程度上下放权力?

赵长鹏:我可以告诉你,币上线交易时,我只知道币上市了。

财务:您目前在多少个国家/地区拥有员工?

赵长鹏:还有。有三十或四十个国家。

金融:不同的语言?

赵长鹏:现在英语比较普遍。我的团队基本上可以非常流利地讲多种语言。

谈谈红杉

“IDG主动上门,有什么办法吗?我们现在不融资也不拿钱”

金融:您与红杉的诉讼进展如何?

赵长鹏:有保密协议,不能透露太多。最简单的就是可以公开看到。他们说我们不尊重他们的排他性,但我们没有投资其他家。

金融:你不是说 IDG 吗?

赵长鹏:没有,IDG跟我们没有关系。他们主动上门,有什么办法?别人和我们说话是我们的问题吗?有很多人想投资币安。别人上门说,长鹏,我的估价对你有好处吗?我们也没拿钱,他说那我们违反了排他性协议。反正这件事其实没那么重要,因为我们现在不筹钱,也不拿钱。所以基本上就是这样。

金融:如果你接受投资,你最希望投资人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赵长鹏:早期我们和红杉谈的时候,我们年轻的时候,希望有更多的知名投资人,对我们的品牌有一定的帮助。后来我发现对品牌的帮助不是很有价值,但你应该找一个传统的投资者。他们的各种法律条件,创始人的时间都跟他们绑在一起,那是非常昂贵的。

金融:你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这个话题的文章,你觉得ICO好不好?

赵长鹏:ICO非常好,如果我需要花20%,或者50%的时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成本?这个成本无法衡量。

谈谈去中心化交易所

“未来肯定是趋势。短期来看,去中心化交易所在技术上还不够快”

金融:您之前提到过中心化交易所。您如何看待这种商业模式?你认为它现在有什么问题?

赵长鹏:是的,我们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肯定是未来的趋势,我们自己也在做。短期来看,去中心化交易所在技术上不够快,交易量不够大,没有流动性,竞争力很弱。

发生了一件事情,记录下来之后中心化交易所就结束了。去中心化肯定是慢的,因为一千台机器要互相审计,互相沟通。技术在不断改进。 When it is fast enough, although it is still slower than centralization, when it is fast enough to a certain extent, it may not be that important, and the difference in speed may not be so obvious.

Decentralized exchanges have several other core purposes. One is that in theory, funds do not pass through the exchange.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it is safer. It just means that the money does not need to be given to the exchange. Decentralized users are There are countless hackers stealing. The way of custody of funds is different. It controls its own funds. In addition, decentralized exchanges can achieve a certain degree of anonymity. You don't need to upload passports, take photos, and so on. Both of us will do it.

Finance: Is there an expected launch time for the decentralized exchange you are currently developing?

Zhao Changpeng: No, because the expected time will be locked if it is not done. We generally don't announce the expected time.

“交易挖矿”商业模式的所有思考:红杉起诉币安、红杉、业内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