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赵长鹏何一:未来人们不需要知道币安而还有一个月

资讯 11个月前 manoon
0

原标题:对话赵长鹏和何一:未来人们不需要了解币安

再过一个月,币安也将庆祝他的三岁生日。

今天,币安是业内最大的交易平台。仅2019年第二季度的净利润就达到了1.20亿美元*的水平。现在Binance的平台币BNB总价值超过24亿美元。 (*按平台币回购销毁比例)

与其他行业颠覆者一样,币安在 3 年内构建了自己的生态版图,拥有 10 次全资收购和 20 多次投资。总投资收购金额预计将超过5亿美元。仅在今年 4 月,数据聚合平台 CoinMarketCap 的收购曝光金额就达 4 亿美元。

2020年第一季度,区块链行业的投融资总额仅为8亿美元左右。一季度,币安的一次收购占行业总投融资的一半。

与此同时,币安的争议也越来越大。一向走海外High Level路线的币安,也打出了美艳少女策略。联合创始人何一也几乎每天都在社交平台骂“朋友”。

更大的争议发生在业务层面。去年,币安还利用了自家“Diss”的杠杆作用。这类运动员除了收购上半年行业流量最大的市场平台CoinMarketCap外,还收购了裁判。会员的行为引发了更多人对币安的批评。

更让我们疑惑的是,在本该平淡的比特币熊市中,币安的营销、收购、疯狂结盟真的值得吗?是钱太多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是下一场大戏?

Rhythm BlockBeats在今年4月采访了币安赵长鹏(以下简称CZ)和何一两位创始人,就币安的未来和整个区块链的未来与他们进行了深入探讨。

币安生态发展

币安是一家非常成功的海外公司,但现在中国最成功的海外公司应该是今天的头条。如今,整个字节跳动系统的估值已超过1500亿美元。我发现,无论是国内顶级互联网创业者张一鸣还是王兴,都遵循着“无限游戏”的打法,没有界限,不断向各行各业扩张。但是今天币安的发展是否受到加密货币市值的限制?如果你在另一个行业,币安会变得更大吗?有没有感觉行业的天花板已经被比特币钉死了?

Binance.com 币安赵长鹏

CZ:我认为正好相反。 Binance的成功需要感谢比特币和数字货币的快速发展。我很欣赏今天的头条,不觉得我比他们强。我认为币安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发展如此之快,完全依赖于数字货币行业的发展。比特币不会限制我们的成长,而是帮助我们成长。

何毅:腾讯是从社交起家的,但不限于社交。如今,腾讯已经建立了一个拥有金融、游戏、娱乐、电商等多元生态的商业帝国;小米可以走在手机市场的前列。不仅仅是手机业务本身。 “软件+硬件+互联网服务”的生态圈是小米快速发展的内在动力。

互联网领域有句话叫“应用公司值十亿,平台公司值百亿,生态公司值千亿”。企业要强大,靠的不是自适应,而是扩张。只有让自己的事业从瘦到健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传统互联网公司如此,区块链行业也是如此。

币安更多的是放眼世界,构建区块链生态,真正成为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提供商。

围绕交易业务本身,我们补充了交易产品线,推出了合约、C2C、大宗交易等业务领域,包括期权和矿池业务将立即上线(现已上线);我们还完成了几次比较。大型平台的投资并购,如印度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WazirX。我们积极拓展全球法币渠道,已开通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

币安产品

顶级互联网公司除了通过收购完成生态建设,还依靠内部团队创新来实现自身的价值迭代。比如今日头条会同时形成多个产品群。很有可能隔壁的团队在做100万个日本产品。币安也有一个内部赛马机制。目前效果如何?

何毅:币安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管理架构。我们实际上不想给员工一个界限。让我举个例子。许多公司会说他们是独立的。这个网站是我的。谁碰它就会踩在你的脚背上。但在币安,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最大化自己的价值。如果你觉得没有人做任何事,或者别人做的不如你,你就会急于去做,一旦你做到了,你就会成为一支独立的军队。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腾讯如此,头条也是如此。在赛马机制中,谁做得更好或获得更多资源,我们在合同竞争中度过了一个月。观察用户的留存和反馈。最终,来自传统金融的团队得到了更多的支持,但可以骑行的场地还有很多,失败的经历也很重要。

收购数据聚合平台CoinMarketCap (CMC)

在币安被曝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数据聚合平台CoinMarketCap(CMC)之前,业内曾发生过轰动一时的事件。虽然CMC的流量很大,但是4亿美元会不会有点太贵了? ?

CZ:我无法评论这个价格怎么下载币安,但这个数字实际上是不准确的。我只能说我们只报价一次。既然是我自愿报的价格,我绝对不会觉得贵。一直很佩服CMC,所以报了个号,让对方不会拒绝。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都不一样。 CMC的流量是业内最高的。没有,但流动性比较低。

CMC 能为币安带来什么?

众所周知,纳斯达克除了交易所,还有媒体公司的业务,帮助上市公司提供信息服务,包括世界公认的广告屏。币安收购CMC,您是否也希望CMC成为币安未来媒体业务的一部分,或者说,您认为CMC能给币安带来什么?

CZ:这并不一定意味着 CMC 给币安带来了什么。我们考虑的是CMC的价值?能为行业带来什么价值?我们可以让它更有价值吗?

纳斯达克本身的交易费用非常低。他们靠卖数据赚钱,彭博的数据业务也很赚钱。我们这个行业还比较新,一些扩展的数据服务或者内容服务还不成熟,所以我觉得他们未来的价值应该很大,内容数据应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按照目前报道的4亿美元,这已经是今年互联网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收购完成后,CMC创始人Bradon Chez宣布离职。这种收购方式让人想起了BAT的一些做法,纯粹是为了防止竞争对手得到,并不关心公司本身的发展。

CZ:除了 Bradon,CMC 团队留下了,只有他离开了。他花了 7 年时间才将 CMC 带到了这个规模。他也想休息一下。我们没有赶他走。其实我真的很希望他能留下来。

我们不一定遵循阿里巴巴或腾讯的收购风格。我的想法是我们应该帮助他人成长。平台比币安生态系统中的原始方式增长更快是有意义的。

其实币安并不真的需要CMC牺牲自己的价值来为币安分流。币安在行业中的竞争力得到了验证。币安的每一个子业务都应该独立发展,我们不会为了另一个业务的增长而牺牲一个业务的增长。

CMC在去年的销售交易所排名中被曝光。国内很多小交易平台都买了。 2018年,FCoin在CMC排名第一。后来FCoin经历了一场雷雨,难免会导致CMC的很多分流。 FCoin 用户有影响。被币安收购后,CMC还会做出这样的盈利行为吗?

CZ:据我所知,CMC 不卖排名。我知道他们是非常中立的。交易平台向他们报告交易量,然后他们进行排名。所以像FCoin不应该向CMC支付一笔钱,而是FCoin因为用户刷完金额后,报告的交易量非常高。

这些转移是 CMC 问题吗?从价值观上来说,我觉得这种事情跟CMC没什么关系。就像媒体报道一个项目,但有些用户投资后赔钱怎么下载币安,然后指责媒体。不能说没有保护社区的责任,但有取舍。

在我看来,我希望团队自己解决问题。我的建议是每季度进行一次用户访谈,让用户告诉他们他们想要解决哪些问题。如果排名模式是用户抱怨最多的问题,那么团队就有责任去解决。我的管理方式不是说我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告诉你怎么解决,或者直接给你解决,不。我一直是用户至上,让用户告诉你问题是什么。我更关注市场份额和用户量。这些指标可以衡量一个团队的能力。

币安矿池业务

币安最近也做了矿池业务。事实上,很多交易平台已经推出了矿池业务。币安今天才上线挖矿业务(上线1个多月了)。是不是因为币安的其他业务没有增加,所以他们在做这些产品?

CZ:我认为未来还有很多增量数字货币。大部分的一些规模的交易平台,有些是在2013、2014年成立的。币安刚开始的时候,人手不够做其他的事情,所以我们只好先做一个产品,再做第二个,依次扩张。并不是说一个业务发展不起来就去下一个业务,每个业务都有独立的团队。

币安和 Coinbase

您之前说过 Binance 和 Coinbase 的玩法不同。 Coinbase 先遵守再增长,而币安则先增长再遵守。今天,确实,币安的游戏风格更合适。 Coinbase 的故事是机构只在合规的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但实际上,许多机构交易者在 BitMEX 上进行交易。您现在对合规性有何看法?

CZ:首先,我需要澄清的是,Binance 从来没有先增长再合规。币安一直在合规发展。我们的比赛风格确实不同。 Coinbase 在美国非常大。美国占全球GDP的20%。 Coinbase 只专注于美国市场。

Binance在全球范围内都可以使用,但是在监管非常强,合规要求很多的地区,Binance会在开发初期避免使用,因为合规成本太高,准备过程可能需要一个2015年,律师费高达数千万美元。 Coinbase 始于 2011 年,并延长了合规时间。

币安一开始是做货币交易的,没有接触法币,所以不受国家限制。每个国家只有少数用户使用货币交易,但我们可以共同发展180个国家。这个策略不是我的特别选择,但它是当时币安最好的策略。

机构用户只在合规的交易所进行交易,这是一个错误的主张。机构不等同于个人。机构在买卖股票时可以注册股份公司。机构在交易数字货币时可以注册一家新公司。公司是无限的。

很少有许可的交易所和高费用,例如 Bakkt。真正想交易数字货币的机构可以在任何地区注册公司。机构很聪明,会选择最有利的交易平台。

之前,吴忌寒在比特大陆巅峰时,曾提到一个愿景:未来,比特大陆将投资20-30家使用区块链技术发行货币的私人央行。这是我在币圈听到的。史上最雄心勃勃的故事,您认为币安的终极愿景是什么?

CZ:我认为币安的愿景是为整个数字货币行业提供流动性和基础设施服务,但其他人不需要知道币安提供这些服务。

就像你在路上开车一样,你不需要知道哪家公司修了这条路;当您打开水龙头时,您无需知道哪家公司提供自来水。希望币安能做的,就是为整个行业提供一些基础的、底层的服务,成为别人的工具。

未来,如果你想使用数字货币,你可以去任何网站购买,但这些网站的底层流动性使用了币安的服务,你可能不知道。

比特币和美国股票

312 没有人应该忘记暴跌。这场二级市场的灾难已经引起了市场的反思。在市场概念上,比特币的性质发生了变化。

点对点支付到价值存储,再到数字黄金,比特币现在已经作为一种商品进入了市场。 3 月至 6 月,比特币的价格波动现在几乎完全跟随美国股市,这是全球二级市场的板块之一。

而当比特币被视为一种商品时,它的劣势就更加明显了。圈内资金量和热钱关注度远非传统二级市场可比。最直观的感觉是,亚马逊、Facebook、特斯拉的股价都创下了历史新高,而加密货币行业龙头比特币和以太坊近一个月来表现极为稳定,股票无法用于Defi领域的竞争。

你一直在推特上喊单比特币,你眼中的比特币现在有什么属性?信仰还是商品?

CZ:如果在这两者之间选择,我觉得是一种信仰。我相信比特币的长期发展能力。用传统的定义来定义比特币是非常有限的,就像我们看到一辆汽车然后讨论它是一种什么样的马一样。车虽然有马的功能,但不是马。

您最近是否关注过其他资产?比如最近特别火的原油或者美股

CZ:我可能很特别。 99.9% 我的资产是数字货币,我的情况不同。就算现在数字货币跌了90%,如果我剩下的数字资产变现了,你还是可以活的。我的运气比较好,可以承受波动。

m 所以币安未来不会考虑在其他商品市场竞争?

CZ:这不一定是真的。这些我们不太接触,但更可能是传统金融资产的泛化。我们可能无法直接交易原油和黄金,但仍然可以使用代币来代表它们。

前段时间,吴忌寒曾在一次谈话中说,他对比特币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我没有和吴忌寒沟通过,但我猜他认为比特币的赔率没有以前那么好。现在,你怎么看吴忌寒的观点?

CZ:他必须有自己的数据才能做出这个判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比特币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首先,世界上持有数字货币的人数仅占千分之一,而且大多数人仍然只有少量的数字货币资产。从这个角度来看,数字货币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其次,我们不能用传统资产来评估创新产品,就像我们不能用出租车市场来估计滴滴的潜在市场一样,滴滴可以挖掘出租车市场之外的需求。

所以我认为数字货币市场还有很大的空间,但它不是比特币。这是另一个话题,但没有任何产品可以替代比特币。

币安交易所营销策略

今年以来,币安在中国互联网上的口碑并不好,经历了几次危机公关。在中国网络营销方面,币安的做法与国外不同。在国外被称为“高大上”的币安,在国内走的是所谓的“下沉”路线:何一经常和社区里的其他人互动。因竞品发生争执,招募了一批有魅力的女生担任社区客服。此举也引发了业内人士的批评,认为币安对行业进行了污名化。

您如何看待交易所和流量之间的关系? Binance在国内外的风格越来越不同。国外币安依然强大和专业。你可以在之前采访彭博并投资收购。被视为获取流量的操作,但在中国,币安也开始走社区小姐姐的道路。记得去年币安还招聘了一批G5常春藤大客户经理。在中国是高水平的游戏吗?就是不行?

何毅:无论在任何行业,任何市场,要想成功,就必须了解你的用户。所以过去我称自己为“Binance首席客服”,但随着Binance的业务线越来越长,团队来了随着我越来越强大,时间越来越少。虽然我会在清晨花一点时间看看社区在谈论什么以及每个人的关注点是什么,但它离早期还很远。我们甚至一度在华人社区失言,在人手最紧张的时候,我们的营销和运营加上大客户部门只有一名员工在与华人币圈媒体沟通。

去年年底,我们增加了几位大客户经理,因为币安用户遍布全球 180 多个国家。双语或多语是基本要求。名校毕业生至少要有英语能力,还需要一定的金融领域工作经验。但总的来说,机构用户和社区的关注点完全不同。他们更关注下单频率、金融产品和费率。目前,币安的大客户团队遍布全球,我经常收到用户的感谢反馈。信息,我喜欢“一切都是数字”。大客户和机构用户的增长就是最好的证明。

社区用户的关注点完全不同。我们都知道谣言在所有事物中传播得最快。社区和社交媒体的失语带来了持续的黑稿攻击和污名化。很多传言其实都没有通过。比如币安做空,有一定用户规模的交易平台会希望看到币价上涨,熊市来临。手续费不香吗?行业增长十倍,用户收入增长十倍,收入增长十倍。谁想毁掉他们的工作?

我们正在招聘新媒体营销团队的年轻女士。一方面,网络营销今年将成为全球商业历史的转折点。网络社区将成为微博、微信、直播的主流、高频互动会议。成为常态,我们只是预见未来。另一方面,币安过去在华人社区非常“冷淡”,因为我们没有员工。开启招聘后,我们收到了很多简历和同行推荐。你可以用同样的处理找到这些美丽的。一个勤劳可靠的小姐姐,我为什么要找一个挑剔的男人来装小姐姐呢?当然,我们也欢迎有才华的人,我们将永远对人才开放

今年以来,币安遭遇了多次公关危机,我们也看到了币安的澄清,包括很多恶意攻击,尤其是在中国互联网领域。之前的市场公关策略是否犯了一定的错误。

何毅:我认为我们不能再把它描述为中国互联网圈的一个错误。我们根本没有这样做。不是因为我们关注它,或者没有人,也没有预算。我们在国际上参与公关活动并不多。花钱,我们全世界都在把这种理想主义搞到极致,一方面是人手不足。举个极端的例子;去年,我们只有一个人负责整个拉丁美洲。

中国互联网市场更像是一个“江湖”,有人的地方,有江湖,有纷争,一切纷争都是基于利益,屁股决定大脑。我们过去没有合约产品,没有异地存取款。大多数用户在海外。可以理解,它们受河流管辖,互不干扰。不过去年开始涉足合约产品的时候,我们也开始了异地、舆论和差评。发展与我们的业务成正比。生意越来越好,舆论也越来越激烈。我们的合约交易量已经达到顶峰。对于播报战争的我来说,也让我大开眼界。

币圈真的很奇怪。很少能看到其他行业的联合创始人整天与各种用户群体中的竞争产品进行互动。他们是百亿估值的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人,这种行为其实是很不雅的。你有没有觉得无聊?

何毅: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住高楼,有的人深沟。你需要看到这个世界上的不平等,知道你是谁,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从不认为我是一个“大人物”或币安有多成功。在群里发言的时候,不管对方是谁,我都处于一个追求相对平等的对话氛围中,所以对于每一个人,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币安的建议,我都会在意。因为在乎,所以愿意花时间听听可能是初出茅庐、身无分文的人的建议,也希望花时间普及常识。对此,十年前,我们很难想象美国总统会在社交媒体上“以推特治国”。这是世界发展的趋势。我们首先要成为一个人,然后才是那些附属身份的地位和财富。

我觉得在心态和生活方式上,这几年我没有太大变化,包括这种对待世界的态度,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小背心出现在社区,海军正在系统地控制舆论后来觉得时间成本有点高。社区是交流的“热点媒体”。每个人都可以快速获得一些信息,但最有效、传播最广的谣言往往是令人生畏的。与其他行业相比,区块链圈子有很多利基。如果市场下跌,股票的冲突往往更加激烈。

如果我还活跃在社区,这些交流变成了别人“人气”和操纵舆论场的惯性路径,我会觉得这种交流效果比较差。只有这样我才会觉得我真的可以招聘十几个人来做社区沟通和服务,他们都可以做得比我好,因为我的沟通方式太直接了,不懂就直接说.

何毅:原旅游卫视主持人,原OKCOIN副总裁,后辞职。王琪君:区块链的首席美女,后来失踪了。

--了解更多区块链行业资讯,欢迎扫码访问官网--

Block Beats 提醒投资者谨防追逐高风险。本文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manoon 发表于 2021-08-13 2:00:40。
转载请注明:对话赵长鹏何一:未来人们不需要知道币安而还有一个月 | 198区块链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